第110章 第一百一十章(1 / 1)

世界忽然变成粉红色。

一切都笼在雾里, 有柔软的云,融化的棉花糖,新鲜的樱桃从奶油上轻轻滑落, 跌进湿润的海浪里。

寝室里明明寂静至极,意识中却有隐隐约约的喧嚣声, 季桐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无措地抓紧近在咫尺的衣角, 指腹被穿透了薄薄衬衣的体温熏热。

一个生涩的吻。

感官变得格外鲜明,门外走廊里嘈杂的声音如在耳畔, 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人推门进来。

在从未有过的忐忑不安里,季桐将衣角越抓越紧,他试着挣扎, 但被身边人紧紧圈在怀里。

直到他涨红了脸, 快要不会呼吸, 裴清沅才松开怀里笨拙的少年。

新鲜空气涌入,嘈杂仍未止息, 季桐垂着头,完全不敢看宿主,还以为响彻心底的那阵喧嚣是心跳过速的幻听。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亲吻的滋味。

五分钟还没有结束,但他小声道:“有人来了。”

话音落下,裴清沅的怀里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

粉红色的少年消失了。

与此同时, 门真的被轻轻推开。

黄闻一边低声抱怨,一边走进来:“我忘拿手机了。”

寝室里残留着聚会过的热闹痕迹,季桐的床帘已经合拢, 只有裴清沅独自一人站在他的铺位旁边。

黄闻对这个场面司空见惯, 没太在意, 低头在桌上找着手机, 小声道:“小桐睡了吧?裴哥你快过来呗,就差你了。”

等他从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找到手机,才听见裴清沅意味不明地嗯了一声。

伴着一阵凭空生成的冷气。

小黄莫名一哆嗦,看见裴清沅从身边擦肩而过,感觉像刚刚穿越了一场龙卷风。

集体生活果然很麻烦。

“季桐”睡了,他的衬衫袖口上便多出了一颗金色的扣子。

金色袖扣冷冰冰的,与刚才骤然发烫的体温截然不同,似乎在自欺欺人地假装那一幕没有发生过。

仗着自己现在的形态不会害羞,季桐鼓起勇气在心里告诉宿主:“不能再有下一次。”

“为什么?”

季桐犹豫了一下,想想那盏不停闪烁的警示灯,决定还是如实告诉宿主。

“……会被发现。”

刚才那阵喧嚣声并不是幻听,是他为任务面板设置的预警装置被触发了。

可能因为幼年形态时宿主抱过他,也常常牵手,所以任务面板对这类举动不敏感,但亲吻就不同了,这是只与爱情有关的接触。

还好这个吻及时中止,不然任务面板说不定会在这个巨大冲击的刺激下,当场恢复运转。

毕竟它只是卡了,不是死了。

如果任务面板恢复了正常,肯定会继续发布新的任务。

他现在不想去撮合宿主和别人的感情线。

一点也不想。

听着季桐吞吞吐吐的讲述,裴清沅的眉头渐渐皱起。

原来他还有一条感情线任务要做,只是因为某些原因,面板暂时停止了运转,任务才被临时搁置。

可他不会再喜欢别人。

在解决这个任务系统前的这段时间里,刚刚发生的初吻成了最后一个吻吗?

为什么感情线的任务对象不可以是季桐?

无数混乱的思绪在脑海里浮动,裴清沅霎时想起那座出现在意识空间里的崭新建筑物,忍不住道:“所以那座白色的圆顶……”

是季桐把任务面板埋起来了?

在身为宿主的他还不知道这个感情线任务的时候。

冰冷冷的袖扣甚至不好意思听完这个问题,悄悄硌了硌宿主的手腕,不让他再说下去。

在他的反应里,裴清沅原本沉郁的心情忽然又明亮了一些。

他见过小机器人认认真真侍弄花草的样子,忍不住想象起季桐一本正经把任务面板埋起来,层层加盖的样子。

“很可爱。”

缀在白色衬衣上的袖扣继续徒劳地对他发动攻击。

在清凉的触感里,裴清沅的眼底重现浮现笑意。

“我知道了。”他说,“别太担心。”

感情线的偏离已成定局。

总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危机消失前,至少有过一个吻。

他会记得很久。

袖扣不想再跟他讨论这个话题,催促道:“快去打牌快去打牌,我要看。”

于是这一晚,欢聚在欧阳宇寝室里的同学们,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娱乐赛事大满贯。

被贯的当然是他们。

裴清沅不仅会记牌会算牌,学新东西极快,手气还特别好,大家不信邪,越输越勇,结果从扑克换到各种各样的桌游,都没能逃脱惨败的结局。

其中以黄闻最为凄惨,遭到了大满贯之王的反复针对,输得脸上贴满了白纸条,与他黝黑的肤色形成了惨烈的对比。

嘻嘻哈哈的笑声里,曾经委婉劝阻过他别回去拿手机的崔以南,幸灾乐祸地安慰着小黄:“其实也能算是一件好事。”

黄闻提起两绺纸条,露出一双迷茫的眼睛看他:“好在哪?”

崔以南拍开他的手,让纸条再次垂下:“让你没法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不知道。”

“……那你说个鬼啊!!”

假期的最后一晚在欢脱的气氛中落幕。

玩偶猫咪再一次义正严词地拒绝跟宿主同床共枕。

会影响睡眠质量。

季桐以晒月亮补充维生素的名义,抛下宿主独自跑去阳台,变成一朵盆栽叶丛间盛开的花,在月光里释放着淡淡的心跳。

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在宿主旁边睡觉了。

以后的睡眠时间该怎么度过?

花瓣忧愁地凝视着阳台外的风景。

然后他看见了一对在深夜的校园小径上拥抱亲吻的情侣。

……烦人。

被熏成粉红的花朵悄悄背过身去。

晚风里的花红了一整夜,翌日醒来时,已经彻底降温的季桐恢复了若无其事的状态。

起床,吃早餐,一起去教室。

他与平时没什么区别,倒是宿主,似乎比过去要更凛冽一些。

课间休息的时候,趁裴清沅去找专业课老师讨论问题,欧阳宇悄悄转过身来跟季桐说话:“你有没有觉得,裴神身上好像觉醒了什么新的属性。”

经历了昨夜单方面屠杀的娱乐局,欧阳宇对裴清沅的称呼已经从裴哥升级到了裴神。

学习好的是哥,学习好又会玩的那就是神了。

季桐好奇道:“什么属性?”

“一种背负着深重秘密隐忍前行的属性。”欧阳宇尝试形容,“就接近于那种感觉,来历不凡的爱人被眼高于顶的隐世家族带走了,所以要疯狂修炼不断变强跨越阶层把爱人找回来。”

季桐收起好奇,木然道:“你假期里是不是看了一堆玄幻?”

“这都能看出来?”欧阳宇大惊失色,“崔大师教你的吗?我也想学。”

“唉,本来是出去旅游,结果撞上了突发的暴雨,只好窝在酒店里看吃外卖,真郁闷,早知道就待在家里学东西了。”

欧阳宇絮叨着,季桐被逗笑了,目光不经意地扫过讲台旁把老师都问住了的裴清沅。

宿主一直都很努力,如今更甚。

他也在竭尽所能地帮助宿主。

但作为处处受到限制的系统,能做的事其实没有相对自由的人类宿主那么多。

他不可以对宿主说爱,不可以提起身为人类时的过去,不可以像普通人那样拥有完整的二十四个小时,也不可以教给宿主太过超出这个世界科技水平的知识。

他被各种各样的框架和规则限制着。

尽管在虚拟的数据上有着最大的权力和自由,可每天真实的生活却仿佛被关在一扇透明的门里。

而宿主送给他一把闪耀着星星的钥匙。

像另一个无声的吻。

偏离了预设剧情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季桐不知道,但他猜,应该不会太糟。

毕竟从他遇见宿主的那天开始,这就是一个一起尝试驯服命运的故事。

宿主自小就是个固执的、不愿盲目依从的人。

他已经挣脱了从高处骤然坠落、处境天翻地覆的宿命,显然也不会顺从地走进被设计好的感情与未来。

下一节课的铃声响起前,回到座位上的裴清沅看见季桐一脸深思,并且用探究的神情上上下下打量了自己一圈。

……有种在透过自己想象别人的感觉。

裴清沅心生警惕,低声问道:“在想什么?”

季桐眨眨眼睛,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作为示意:“我在想你小时候婴儿肥的样子,脸蛋会不会鼓得很圆?”

裴清沅:……

“不会。”

“真的吗?”

裴清沅忍住伸手掐他脸的冲动,移开视线:“上课了。”

这节课是院里一个年纪比较大的教授来上的,讲话不算风趣,季桐听得昏昏欲睡,索性开始研究升级版的麻友AI,裴清沅则完全掌握了这些基础知识,低头在看别的,偶尔听一听老教授的授课内容。

两人都在各干各的,直到欧阳宇突然回头敲敲他俩的桌子。

“叫到我们啦。”

季桐茫然地抬头。

这位教授和大一学生接触不多,这会儿课讲完了,还剩几分钟下课,顺口问起院里都很看重的RS杯:“我听说你们班上建了个新队伍?”

队员之一的班长欧阳宇挺胸收腹:“是的老师。”

“后生可畏啊。”老教授和蔼地问道,“准备参加哪个大项?”

欧阳宇马上看向坐在后面的裴清沅,裴清沅便礼貌地回答道:“生活大项,仿生类。”

“这个是综合项目,难度高,你们勇气可嘉,相当好。”老教授笑起来,鼓励道,“希望你们也能做点有趣的东西来,往年的设计都蛮重复,翻来覆去那几样,没什么新意。”

欧阳宇本来听得很高兴,忽然间,表情凝固了。

老教授接着道:“今天我刚听说,有个隔壁院的队伍跟老师报备了想法,说要做一个解决日常娱乐时三缺一问题的扑克机器人,不管成品怎么样,这个点子就很有趣,还是你们年轻人有想象力。”

听他这么说,同学们都笑了起来,觉得挺好玩。

班里除了季桐和裴清沅,只有加入了小队的欧阳宇清楚,他们上个月就开始做三缺一麻将机器人了。

欧阳宇有些不知所措地回头看两个队友。

季桐和裴清沅对视一眼,后者立刻想到了一种可能。

正好下课,裴清沅打开手机里的群聊,给谢与迟发去消息。

[裴清沅:有个队要做扑克机器人,你听说了吗?]

[裴清沅:队员里有接触过我们队的人吗?]

谢与迟回得很快。

[谢与迟:靠,我刚想跟你们说这事。]

[谢与迟:那支队伍里有个之前没谈成的,觉得新生当主力不靠谱,会毁了这个想法,就是把这话直接说出来的那个男的,有印象吗?]

[谢与迟:我们的想法毁不毁关他屁事!]

[谢与迟:烦死这群跟风狗了,自己没长脑子啊?]

谢与迟曾经拿过两次RS杯国内赛区的冠军,在关注这场比赛的学生中名气很大,大三那年他拒绝了所有来邀请的队伍,颇让人遗憾。

这次听说他居然加入了两个大一学生的队伍,不少高年级的学生都主动来跟他聊过,也对这个点子很感兴趣。

有材料院大神谢与迟和制作出糖豆机器人的裴清沅在,这款机器人的硬件上大概率不会有什么问题,关键是看AI能训练到什么程度。

因为队长是裴清沅,他坚持由季桐来负责AI部分的设计,为此其实有不少人在抗议未果后,选择放弃加入。

对于那些杂音,裴清沅不在意,谢与迟也不在意,不跟这些满脑子偏见和刻板印象的人一起浪费时间,算是件好事。

当年谢与迟作为队伍主力拿下冠军的时候,同样也是大一学生。

但没想到后面还会有这样的走向。

[裴清沅:先去吃饭,晚点开个会。]

满心不爽的谢与迟在群里抱怨,季桐一边跟他聊天,一边跟在宿主身后走出教室,准备去食堂吃饭。

走过章运的课桌旁时,照例响起一道傲慢的声音。

“别的队都在搞扑克机器人了。”章运嘲讽道,“你天天去麻将社玩,还喊着三缺一,怎么就没搞个麻将机器人出来?”

季桐不太高兴,拦住了先要开口的宿主,难得主动反驳了这个很喜欢说教的高傲同学一次。

“就是我们先开始做麻将机器人的,我已经做出初代AI了。”季桐语气严肃,“三缺一明明是打麻将时用的说法,只有一部分扑克玩法是四个人玩的。”

闻言,章运愣住了。

他一直以为季桐天天泡在麻将社里时没干正事,属于玩物丧志。

怕这些证据不够充分,季桐又补充道:“而且,那支队伍里有一个成员以前想来我们队,最后没有谈成,但他知道我们在做什么,甚至见过初代AI。”

“妈的。”不等他说完,章运脱口而出道,“垃圾。”

在季桐听到脏话后露出的震惊目光里,章运高昂着刺猬头,别扭地补充道:“我说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