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1 / 1)

一阵诡异的寂静开始在不同的地方蔓延。

办公室里的年轻老师们不约而同地握紧拳头抵在面前, 强迫自己不要笑出来。

老师们英文都不错,年纪大些的教授们在这怪异的口音里琢磨了一会儿,反而率先笑出了声。

“这名字, 有气势啊哈哈哈哈。”

“我记得前两年,咱们学校拿过冠军的一个机器人名字也挺怪的,叫什么厚礼蟹,是一个全自动垂钓机器人, 你们有印象吗?”

班主任齐绍一边笑,一边为可怜的欧阳宇挽回一点面子:“这次估计也是那个学生起的名字,他就在这个队里,材料院的小谢。”

“哈哈,我说这风格这么熟悉呢。”

“这名要是报上去,能过吗?”

一时间, 办公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虽然老师们都很开明。

但头皮发麻的欧阳宇还是垂下脑袋盯着地板,用目光抠起了城堡。

他才大一, 为什么要承受这些……

而且谢学长居然有前科,让厚礼蟹来钓鱼到底是什么鬼啊!!

早知如此,他们当初一定不会把命名权交给谢与迟的。

过于惨痛的一次教训。

另一边,听裴清沅用轻描淡写的沉稳语气念出这个名字的裴司祐,足足愣了好几秒。

然后他用发现新大陆的目光看着前侄子:“你真的是小圆吗?”

糖豆就算了, 麻泽法客实在太超出他对裴清沅的认知了。

以至于不小心叫出了一个尘封多年的小名。

“……”裴清沅的轻描淡写消失了,表情僵住, “别这么叫我。”

然而季桐已经听见了, 眼睛一亮, 迅速道:“哪个yuan?”

裴司祐察觉到自己失言, 笑起来:“圆圈的圆。”

“为什么是这个圆?”季桐还心心念念宿主幼年时的样子, “是因为脸很圆吗?”

小圆, 和软软有异曲同工之妙。

都拿着沅字开涮。

裴叔叔果然跟小时候的宿主关系不错。

“脸还好吧,正常的婴儿肥。”裴司祐无视了裴清沅身上持续散发的冷气,顺手拍拍他的肩膀,“放轻松,我在夸你呢。”

“一两岁的时候剃光头,发现他骨相很好,处处饱满,未来肯定是个小帅哥,我就叫他小圆了,不过只有我会这么叫。”

在见证他长大的长辈面前,裴清沅的冷漠气场毫无作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季桐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

他的系统一本正经道:“现在有两个人会这么叫了,小圆。”

裴清沅和欧阳宇的心情在这一刻莫名地同频共振。

“实验室快到了。”他尝试转移话题,做最后的抵抗,“目前这款机器人只有一个框架,没有成品,但有AI雏形可以看……”

可惜旁边的两个人已经完全不在乎这件事了。

“小圆。”季桐喊他一声,又转头兴致勃勃地问裴司祐,“叔叔,有小圆小时候的照片吗?”

“他从小就不爱拍照,留下来的只有几张。”裴司祐敏锐地发现了裴清沅对季桐的高度包容,觉得很有趣,“你可以自己问他要,他应该不会对你生气。”

季桐立刻看向宿主:“可以看吗?”

“……嗯。”

双拳难敌四手的裴清沅默默走进实验室,在一旁的空座位上坐下。

待在实验室里研究材料的谢与迟刚好在休息,看到他们带着一个陌生人进来,颇感意外:“这是你们找的队员吗?看着像研究生啊。”

像那种大学时代里甩掉的对象能组一个足球队的研究生。

季桐摇摇头:“不是,这是小……呃,队长的朋友。”

被误认为研究生的裴司祐心情不错,主动伸手道:“你好,我叫裴司祐。”

季桐小声对谢与迟介绍道:“就是画糖豆机器人涂鸦的那个艺术家。”

在一些人发现涂鸦中机器人的原型后,那张涂鸦照片已经从国外的社交网络上火到了国内,带动了这款产品在年轻人群体中的销量,各种在糖豆肚子上进行的二创如火如荼地展开。

闻言,谢与迟的冰山脸愣了一会儿,突然龟裂。

“草!”没素质的谢学长又开始爆粗口,“那幅涂鸦太他妈的帅了!”

“能给我签个名吗?我想想,能签在卫衣上吗?”

裴司祐看着被塞进手里的笔,愣了愣,感觉自己似乎见到了麻泽法客的真正主人。

看来不是小圆的错。

这时候,游魂一般的欧阳宇也来了,他恰好听见谢学长的连环粗口,抖了抖,浑浑噩噩地在裴清沅身边坐下。

裴清沅看他一眼:“报备顺利吗?”

“顺利……吧。”欧阳宇有气无力道,“齐老师建议我们平时可以叫它昵称,显得有素质一点,比如小麻、马克之类的。”

裴清沅从他的语气已经领会到了一切。

“辛苦了。”他由衷道。

在这声真诚的问候里,欧阳宇猛然意识到身边的裴清沅才是队长。

搞不好以后是由队长在赛场上介绍这款机器人,并念出这个优雅的大名。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忽然明亮了一点。

所以欧阳宇发自内心道:“你也辛苦了。”

裴清沅紧接着道:“既然你已经有经验了,以后有类似的环节都由你来吧。”

欧阳宇脸上刚刚复活的笑容瞬间死去。

是他高兴得太早。

看到欧阳宇陡然变化的表情,裴清沅居然觉得有点好玩。

或许这就是大家都爱迫害欧阳的原因。

裴清沅复杂的心情微妙地轻松了一些。

尽管此刻季桐正用一种欢快的语调,在他心里连声叫着小圆。

……他还是相对更喜欢软软一点。

小圆太幼稚了。

等天色暗下,相谈甚欢的一行人去食堂吃了晚餐,中途,裴司祐跟裴清沅简单提起了这次回国的原因。

去年季桐就查到过裴明鸿公司里出现的问题,他为了博取利益,肆意妄为地进行资本运作,集团资产看似不断增加,背后积累的杠杆已经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几乎站在悬崖边上,随时可能坠落。

“爸觉得要出事,所以叫我一定回来一趟。”裴司祐摇摇头,“我回来也没用,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

上次季桐假装成神秘富豪,以这件事为把柄威胁过裴清沅曾经的母亲叶岚庭后,她消停了下来,不再找事,所以裴清沅已经很久没再关注那个家。

那是一个与他无关的世界了。

“让爷爷多注意身体。”裴清沅道。

“嗯,我这次是打算劝他跟我回去,眼不见为净。”裴司祐也没有多提,话题渐渐扯开,“最近发现几家风光很好的疗养院,我都想住……”

饭后,季桐和裴清沅送裴司祐离开。

季桐和这位给宿主起名叫小圆的叔叔迅速建立了友谊,跟他约好了过一阵来学校看机器人踢足球。

除了他们自己组建的这个队伍,之前他和宿主还参加了乔云鹤的队伍。

目送明黄色的跑车渐渐驶远,再抬头看看愈发浓重的夜色,季桐想起刚才的对话,问宿主:“他们会破产吗?”

裴清沅淡淡道:“不会。”

季桐有些意外:“为什么?”

趁宿主跟叔叔聊天的时候,他偷偷搜了不少相关的案例,这种表面风光实际杠杆过高的企业,资金链一旦断裂,往后就是一连串的灾难,如果之前掩盖起来的种种违法操作被监管部门发现,破产都算是最轻的后果了。

“因为他的事业还有价值。”裴清沅道,“会有人在衡量得失后,一步步接手这一切。”

“谁?”季桐不太明白这些,“爷爷吗?”

裴清沅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道:“我猜不是。”

裴怀山和大儿子的志向从来便不同,压根聊不到一起去,一个埋头做实业,一个热衷于在资本市场里与金钱为伍,各自的公司并无瓜葛,裴怀山也基本不懂金融那些事,如果他要插手,只会激起裴明鸿的反抗心理,事情没准会变得越来越糟。

裴司祐对经商毫无兴趣,一心搞艺术,和哥哥又关系不佳,大概率不会接手这个烂摊子。

这样一来,裴明鸿身边勉强能信任的只剩下一个人。

恰好考入了金融学院的儿子裴言。

“季宴行”应该不是唯一一个发现裴明鸿公司异状的人,在虱子钻出来爬满华美的袍子之前,或许早已有人用冷静锐利的目光、清醒明智的头脑计算过未来可能发生的一切。

只要寻到一个突破口,潜藏在阴影里的野心家会不动声色地伸出獠牙,安排好陷阱与捕网,等待着时机成熟后摘取果实。

那个世界就是如此。

一味顺从和依附永远不可能换取真正无害的庇护,一切从别人身上得来的底气和力量,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季桐听出宿主语气里漫开的叹息,忽然想起在宿舍楼下遇到裴言的那一天。

宿主问裴言是不是真的喜欢金融。

当时裴言愣了好一会儿,回答说是。

季桐觉得他的语气不像是在撒谎,他是真的以为自己喜欢金融,才选择了这条未来可能会接过父亲手中事业的路。

裴言没有撒谎,又或许连自己也骗过了。

秋意渐浓,叶子从树梢蓦地跌落,在季桐的视线里轻轻飘下,停泊在地面。

就像那天落在石阶上的那一片。

季桐不再谈论那些事,有些惆怅地叹了口气:“叶子全部变成金黄色了。”

“明年春天还会绿回来。”

时间不可逆地流逝,和命运的齿轮一起转动,每个人都在向前走去。

但和只能随风飘零的叶子不同,人可以选择走进哪一片田野。

裴清沅同样收敛了思绪,问他:“今天玩得开心吗?”

经过他的仔细观察,在要素齐全的裴司祐面前,季桐似乎没有触发什么感情开关。

唯一触发的大概是对于某个昵称的迷恋。

果然,季桐眉眼弯弯地回答他:“开心啊,小圆。”

在宿主缓缓移开视线的静默里,季桐想了想,特意强调道:“我内置的触发模式基本用不到,平时都是自主意识在支配我的行为……以及感情。”

虽然他在感情开窍前很迟钝,可开窍之后并不笨。

迎接裴司祐的时候,宿主突然让他关掉触发模式,当时他没搞懂是什么意思,后来才渐渐反应过来。

因为他一和裴司祐说话,宿主就会默默地望过来,仿佛在担心着什么。

尤其是在谢学长用一副迷弟的语气夸奖裴叔叔的黑衬衫很帅的时候。

在一种悄悄弥漫的危险氛围里,季桐明智地咽下了已经到达嘴边的礼节性附和。

其实他觉得宿主更帅。

而且宿主根本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的,他并不是人工智能,是拥有真实情感、性格、记忆的人类,不会因为某些条件被满足,就机械地“喜欢”上一个人。

可季桐不能把这件事告诉裴清沅。

他只能编各种理由,间接打消宿主的顾虑。

谎话说多了总会露出马脚。

……要是宿主发现他一直都在撒谎,会有什么反应?

宿主到目前为止没对他生过气,不过他对别人生气的时候很可怕,武力值又高。

季桐不禁抖了抖。

他在担心挨打的同时,还有一丝愧疚。

要是能跟普通人一样恋爱就好了。

不用隐藏秘密,也不用将本该诉诸于口的情愫全都埋在心里。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

[小方:好想辞职。]

系统真是一份刀尖上跳舞的高危职业。

聊天群里顿时热闹起来。

[音音:?我又穿越了?系统有辞职这个说法吗?]

[昊哥:咦,你怎么改名字了?是想吃奶油小方了吗?]

[音音:你想想小裴哥哥名字的发音。]

[昊哥:peiqingruan?]

[音音:……]

[音音:那个字念yuan,沅是沅,阮是阮。]

[音音:不过你能认识阮,已经是个厉害的小学生了。]

[昊哥:哦~我本来就很厉害。]

[昊哥:呵,原来是情侣名,幼稚。]

反正宿主看不到这个聊天群,再幼稚也没关系。

季桐熟练地无视了小学生的嘲讽,努力把话题拉回来。

[小方:说正事!!!]

[小方:辞职好像行不通,可能会直接上天堂……如果继续当系统的话,我要一直假装人工智能吗?]

[昊哥:不然呢?我宿主也始终以为我是个剑灵啊。]

[小方:可我们这个是普通都市世界,没有那种天生的灵物,宿主又很聪明。]

[小方:万一有天宿主发现我不是人工智能怎么办?]

[昊哥:哦,小裴哥哥肯定会生气,然后揍你,主脑说不定也会揍你,再扣光你的年终奖……下次你要不还是选玄幻世界吧,就不用担心这个。]

季桐顿时不想跟小学生说话了,转而呼叫傅音音。

[小方:音音姐!音音姐!]

[音音:你有可能被调离这个投影世界,但不一定,要看情况。]

[音音:不过我觉得,对你来说,主脑的反应可能是次要的。]

[音音:你还记得我负责的世界类型吗?]

[小方:记得!火葬修罗场?]

[音音:嗯,这么多年,我经手过的火葬场男主里,十个有九个是因为隐瞒加误会加不长嘴。]

[昊哥:⊙o⊙剩下那个呢?]

[音音:剩下那个是故意欺骗还始乱终弃的渣男,所以女主不可能原谅他,会直接换男二上位。]

[小方:……]

故意欺骗,始乱终弃,渣男……

季桐眼前一黑,感觉每个字都很熟悉。

[小方:啊啊啊啊啊啊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