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不可名状的世界3(1 / 1)

走在后面的乘客捂住嘴, 大气不敢喘,光头大汉挥舞着自己变异的手臂,同样面露惊恐之色, 但还是催促其他人继续前行,“快点走,不要怕!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完成神的旨意,到达神圣教堂!”

他用变异手臂拉扯着新人乘客, 将他们推出车站, 然后趁着其他人被肉山怪物盯上时自己悄悄从旁边溜走,与他一起的老人有样学样全都推出了身边的新人挡住不断出现的怪物,朝神圣教堂的方向狂奔而去。

“他们怎么可以做这种事?”肖皛不敢置信, 那些可是人类的同伴啊!她将目光转到军装年轻人们的身上, 希望他们能做些什么,而领头的军官避开了她的目光, 对身边人打出手势, 带头护着剩下的乘客小心离开。他们进入恩赐之地肩负着更加重大的任务,此时此刻的地球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他们不能在这里白白消耗。

在这个过程中, 他依旧分出一点注意力在那个面容清秀看似只是个普通居民的女人身上,她即使此时依旧神情平静, 仿佛周围的肉山怪物根本不足为惧, 军官心中升起了隐隐约约的猜测, 但他不会立刻就去求证, 在如今的世界, 怪异无处不在, 或许这个女人也是某种新的怪异伪装出来的形象。

威严肃穆的教堂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所有人都欣喜若狂, 他们就要完成神的旨意,得到神赐异能了!有了异能回到现实世界之后,他们就是人上人!去地球联邦的任何国家都能潇潇洒洒过活一辈子!

想到这里,活下来的人类立刻加快速度,恨不得立刻跳进雾气中的神圣教堂里,接受神的恩赐。此时,连周围不断被怪物触手卷走的同伴发出的惨呼声都不能再激起他们的恐惧之心,人类的欲望在此刻被无限放大。

【我的……】

【我的神女……你终于来了……】

【……等的我好辛苦啊……】

雾气中无法被人类分辨的呢喃声像某种魔咒一般不断在众人耳边重复着,听到呢喃声的人类中又有几个身体爆裂开来,化作了血和肉组成的怪物,身边的同伴惊恐地绕过他们更加快速地朝教堂内奔跑而去。

快点,再快点!只要进入教堂当中,就能完成神的考验,得到神明的眷顾!就能摆脱这些恐怖的怪物了!

没有人知道,矗立在他们面前的高耸庄严而肃穆的教堂的真实面目早已变成了某种血肉活物,无数只眼睛镶嵌在肉壁当中转动着,期待着这群人类的到来。

青青听不到雾气中的呢喃声,却可以窥见世界的真实,在跨入教堂外界的范围后,她拉住了还要前行的肖皛,对她摇摇头。甚至她还嫌弃地退出了几十米远,眼前这座怪物,简直是她从虚空中苏醒以来,见到过最辣眼睛的生物!如此丑陋难以直视的生物,到底是哪个造物主想出来的点子!

她不知道,她眼中的怪物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就是某个神系当中的创世神造物主,天生就如此不拘一格。当然就算知道了,青青也必然会表示丑拒,她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丑丑的肉山不包括在内。

军装年轻人原本也要跟着求他人一起进入教堂,然而一直注意着青青的军官发现这名疑似‘神女’的女子竟然不愿意靠近神圣教堂,立刻呵止下属,慢慢地跟随着青青的脚步往后退去。

一见自己最想见到的人根本不到近前来,伪装成教堂的血肉怪物愤怒了!他的神女!他的爱!为什么不来到我的怀抱!张扬的触手疯狂舞动起来,整座教堂褪去伪装,露出了恐怖的真面目。

已经来到教堂大门前的光头大汉等人已经被吓傻了,来不及反应,便被肉山碾压而过,化作几滩肉泥,稍远些的落在后面的人类纷纷尖叫着四散逃离开。

血肉怪物来袭,年轻的军官已经来不及想别的,与其他人一起举起手中的武器对怪物疯狂射击,然而子弹根本无法破除怪物的皮肉,甚至还激怒了祂,无数复眼盯着这群挡在神女面前的蝼蚁,断断续续含糊如同初学语言的声音从祂的体内发出:“我的……我的神女……当我者……死……”

声音发出来的一瞬间,挡在前方的几名士兵瞬间身体融化,成了团血雾消失不见,年轻军官和他的下属惊恐地后退,这个怪物!祂,祂并非从前他们遇到的那些可以武力消灭的普通变异者!?仅仅是听到了祂的声音,人类就会化成血雾消亡,祂究竟是什么存在!?

神明不可直视。

当怪物的身体舞动着挥散了周围的雾气,所有清楚看到怪物全貌的人类都愣住了,着魔一样呆呆地仰望着这座由血肉组成的巨大生物,神秘的呢喃声充斥着耳膜。

“噗!”

“噗!”

爆裂声逐一传出,幸存下来的,直视了怪物真容的人类一个一个爆炸开来,场面诡异而血腥。

这丑东西认识她!?很明显怪物是冲着她来的,此时此刻也顾不上再探索这个世界的真相了,为了避免怪物继续制造杀戮,以及继续靠近她,青青立即打开储物戒指,从中抛出防御仙器,将瞬息间只剩下寥寥几人的人类罩在里面。

身上的伪装倏然散去,蓝白色仙气飘飘的法衣在空中浮动,仙界忘情录高速运转起来,青青对着怪物触手中心的身躯部位射出手中的白绫,已经被她炼制成仙器的白绫看似柔韧实则呼啸着雷霆之力将怪物整个肉山直接掀飞了出去。

怪物触手舞动着,缓慢地从地上翻身起来,祂似乎很不解为什么她要打自己,模糊的声音再次从他的身体当中发出:“神女……我……在找你……”

“……我……喜……欢……”

没等怪物抒情完,青青再次抄着武器揍过来了,坚决不要听这个怪物表白!

被同为神明的存在毫不留情地斩杀攻击,血肉怪物的躯体再如何坚韧,此时也变得伤痕累累,漫天飞舞的触手被一根根削断,疼痛使祂疯狂,整片恩赐之所都随着祂的意志而颤动起来。

“啊啊啊啊!天空裂开了!”幸存在防御仙器当中的人类惊恐地大叫,不止是天空,他们脚底的地面也不断传来崩裂声响,仿佛整个世界都要碎裂一般,世界末日的场面也不过如此。

地球上的人类同样惊悚地发现天空上出现了巨大的裂痕,一个庞大的望不到边际的不可名状的身影包裹在地球之外,蠕动中从天空缝隙中被人类窥伺到了部分真实。

“啊啊啊啊啊——”

一时间,运行中的火车脱出铁轨,飞机坠落大地,全球各地看到了天空裂缝的人类都发出疯狂的惨嚎声,他们的身体在变异,精神在崩坏。

地球联邦的领导者们沉默着,难道一千年的灭世惨剧,会再次发生吗?

他们明明如此信仰着祂,如此顺从着祂,祂为什么依旧要毁灭人类!

所有人都绝望了,什么恩赐之所,什么神女,都不用去管了,反正人类文明即将再次被毁灭,一切都努力都失去了意义。

然而,就在此时,所有还存有理智的人类都听到了某种巨大的玻璃碎裂的声音,一头小型的血肉组成的怪物仿佛从某个异次元空间跨出,倒飞着砸倒了一片建筑物。

“那是什么!?”

人类当中用摄像机记录着世界末日场景的人群惊异地发现随着那只怪物一同出现的还有两个站在半空中的人形身影?!

人类?!

已经抱着绝望的心情的首都电视台的记者连忙指挥身边的摄像师将镜头对准了怪物的前方,“快拍下来!那究竟是什么?他们是人类吗?”难道,他们人类还有生还的希望?!

“是人类!是完全的人类!”摄影师惊呼,镜头里一男一女没有借助任何外力漂浮在半空中,他们的手中拿着一千年前神话传说中才会出现的冷兵器武器,山岳一般大小的怪物在他们面前节节败退,甚至根本不敢反抗一般。

“快把画面接到大屏幕上!我们需要让所有人都看到这一幕!人类还有希望!”

很快整座城市所有能连接信号的屏幕上都出现了人类对战血肉怪物的画面,这太疯狂了!然而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祈祷着观看着这场神奇的战争——他们希望能看到血肉怪物的败亡,希望看到生存下去的曙光。

屏幕上美丽得如同神话中仙子一般的女子在空中轻盈地飞舞着,怪物在她的手中毫无还手之力,甚至在四处躲避着她。而浑身被雷电包裹住的男人挥动着巨大的雷霆之剑毫不留情地劈斩开血肉怪物的躯体。

战局明显有利于人类的一方,无数人欢呼雀跃。然而就在此时,包裹在地球之外的一望无际的怪物将祂庞大的如同天柱一般的触手伸入了地球,直接拍飞了身体环绕着紫色雷电的人类,祂从云层中探下了一只眼球,那眼球中仿佛充斥着宇宙星河的奥秘,看到了这只眼球的人类纷纷躲闪不及直接化成了团团血雾。

而祂毫不在意,只紧紧盯住对祂如临大敌的仙神一般的女子,这回祂说话的声音不再断断续续,“神女,随我回仙界去。”

这回青青终于认出来了,这家伙的声音,是曾经的定文灵君啊!

“原来是你,”青青终于了然,此人善夺舍之事,秦越恐怕是度雷劫时被他趁虚而入,想不到这家伙竟然一直留在修真界,甚至对她纠缠不休,“定文灵君,我与你不过半分师徒之情,早在你为谢鹂儿夺舍我的肉身时便已两清了,如今缠着秦越与我究竟想做什么?”

云层中巨大的眼球眨了眨,一滴巨大的闪烁着璀璨星河光芒的泪珠突然从天空落下,砸毁了一片建筑群,祂对神女的无情感到伤心,“我从仙界破空而来,在黑暗中漂泊了几十万年,于无数黑暗与光明的神系中厮杀出来,终于找到了你的所在,为什么,为什么命机盘会算错。我找寻了无数年的人,根本不是谢鹂儿,是你啊!”

“我根本不认识你,你又认错人了。”青青一边与这巨大的,几乎能一瞬间毁灭整个星球的怪物对话,一边估量着自己与秦越联手,能不能弄死这家伙。

很明显,定文灵君的神识已经疯了,或者说,从一开始这家伙就是个疯子。若真如他所说,他在黑暗中厮杀了数十万年,好不容易才降临到了修真界的位面,那即使他原本是个正常神仙,最终脱离黑暗时也该成个疯子了。

恐怕对方一开始认错了谢鹂儿,此时又认错了自己。

“不,这回绝没有错!是你!我一直在寻找的就是你!”怪物的瞳孔剧烈收缩,包裹着地球的躯体不断震动拍打着云层,将地面上的生物吓得瑟瑟发抖,他更加用力地想靠近站在空中的美丽女子,“我的眼睛坏掉了,否则在见到你的第一眼时就能认出来,你同过去一模一样,没有半点变化。你的美丽无人能及,你的高贵一如往昔,郡主殿下,我……”

怪物还想说什么,可此时他却剧烈挣扎起来,原来被他打飞的秦越不知何时破空飞出了地球,来到了怪物的背后,极品仙剑在怪物的脑部钻出了巨大的血窟窿。

祂扭动着,拍打着,却又记着他爱的人就在身下的球体当中,剧痛中祂松开了球体转身疯狂追逐着偷袭他的秦越,“你这只蝼蚁!你该死——”

青青紧随其后破碎虚空离开了地球的范围,远远就瞧见宇宙星河中剧烈碰撞在一起的人类与血肉神明,秦越作为一个刚刚飞升的修真者,此时明显不是血肉神明的对手,巨大的触手拍碎了他周身所有的雷电,极品仙剑在碰撞中断成两截。

眼看着秦越这个小世界男主要被一个疯子神明给了结,青青直接燃烧起了本源,化作流光飞入怪物背后露出的血窟窿中,她手中的白绫同时燃烧着她这具神体本源之力,旋转着如同一把高速运转的钻头直接冲进了怪物的脑海中。

怪物愣住了,巨大的包裹了无数星河的眼睛呆呆地睁圆着,任由秦越的攻击落在祂的身躯上也一动不动。

“……殿下……”

巨大的眼球中再次滑落泪水,祂不知是否为口部的位置张张合合,从中闪烁着明亮的幽兰色火光,那是青青神体燃烧散发出来的光芒。

定文灵君的神识终于重新凝固出人类的形态,他站在静静燃烧着神体的青青面前,悲伤地与她对视。

“……原来,你真的不记得我。”半透明散发着清润光芒的灵体男子面容清俊,神情忧伤,他伸出手想熄灭静静漂浮在血肉之神脑中的女子身上的火焰,却被幽兰色的火焰同样点燃了自己。

定文灵君的神识燃烧起来,他却感受不到疼痛,最痛的部位是他的心。

青青与他对视着,她其实已经猜到了定文灵君的身份,称呼她为郡主,爱培育牡丹,定文灵君,是曾经的马佛念。那个倔强的,清冷的,与她只有寥寥短暂同窗缘分的少年。

他成了定文灵君,依然记得自己,可她早已不是谢至青,她不该认识他。

“你,又认错人了。”被幽兰火焰包裹着的女子美丽的双唇一开一合,清冷的声音在血肉空间中影影绰绰。

神识燃烧的速度比实体迅速得多,清俊男子半透明的身躯在火焰中逐渐破碎开,他朝青青露出个轻柔的笑来,“嗯,认错了。”

“下次,不会再错了。”

逸散开的神识带着温柔的清亮之意包裹向青青的躯体,似乎想扑灭她身上的火焰,却在触及她周身火焰时便瞬时化作了青烟,彻底消散在宇宙中。

青青的脸被幽兰火焰笼罩着模糊不清,“……马佛念…”

秦越赶来时只见到美丽至极的女子在火焰中朝他的方向颔首道别,随即如同绚烂烟花一般消散开来,他愣住了,一时间连身上的雷电之力都忘记运转,慌乱地上前捞住溃散的火焰:“曼青!”

然而蓝色的火焰从他手指间流散,消弭,秦越彻底僵住,血肉神明的尸体从宇宙星河当中逐渐漂流远去,他已然呆呆立在原地。

黑暗的宇宙星河中,一个男人呆呆地矗立在空中,他垂首,双手合十捧着,不漏一点空隙,里面是一簇微弱的很不容易才留存下来的神火。就这样静静地矗立着,如同一座宇宙中的雕像,不知过了多久,或有一个月,或有一年,或有十年百年……终于,火焰还是熄灭了。

男人僵硬地动了动身躯,静谧的宇宙星河中空无一物,只有无数远远近近的星球悬浮着,他回首看了眼蓝色星球的方向,那里此时再次出现了代表高科技的太空站,乃至小型宇宙飞船,人类的科技文明重新昌盛了起来。

没有再留恋,他转身,朝着曾经来时的方向飞去。

地球,没有了宇宙神明的降临,人类文明重新进入了崭新的纪元。联邦的高层慎重接待了从恩赐之地或着回来的肖皛与军官几人,通过肖皛不遗余力地努力解说,联邦高层终于明白,原来与血肉神明战斗的并非人类,而是属于他们人类的神明——神女,与另一位无名之神。

神女,曾经被血肉神明大肆搜寻的另一位神明,原来是属于他们人类的神明!

全球直播中,联邦将神女战斗的影响循环播放,领导者虔诚地感谢人类之神对他们伸出的援手,人们欢呼着、崇拜着,很快在科技与文化的复苏当中,世界各地都矗立起了神女的雕像,曾经战战兢兢赞美歌颂血肉之神的人类这回真正地信仰着拯救了他们全体人类的神。

以致几个纪元之后,文明几度翻覆,新人类从世界各地的神秘古迹中依然能发现相同的女性神明描述,甚至还有着神似、雷同的雕像,远古时期,真的有这样一位美丽的强悍无匹的神明曾经将地球从外来邪恶手中拯救而出,不论过了多少年,人类中仍流传着她与另一位无名之神的故事,依然虔诚信仰着她们。

修真界如今已经过去了上万年,曾经为了九颗神果差点疯魔的玉霜白与她的道侣东皇宫太子终于到了飞升的时刻,她与东皇宫太子是继清璇宗神女与混沌圣体之后唯二再次开启飞升通道的修真者,这次无数修真界的人士,不论道门、魔宗,尽数到场,瞻仰这场修真界最强者的飞升场景。

幽冥魔宗的前任宗主澹台南天未能晋升渡劫期已然身故,此时的幽冥魔宗宗主乃澹台星月,她仰头望着昔日针锋相对的敌人开启飞升之路,神态平静,她迟早也会走上这条路。修真者,逆天而行,儿女情长、爱恨嗔痴皆是虚妄。唯有大道长生才是她们该追求的终点。

曾经令她爱慕又憎恨的人更是早她一万年就飞升至神界,恐怕此时早已在神界与那人结为道侣。若说心中没有艳羡是不可能的,可那人的资质乃至容貌都胜她千倍万倍,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就在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玉霜白与东皇宫太子被七彩霞光接引而起,进入天空中打开的通道时,一道剧烈的紫色剑光从通道中闪烁而过,浑身包裹着雷电的男子身影从通道外破壁而入,越过了玉霜白与东皇宫太子两人,率先朝神界而去。

“那人!!?”修真界的众人哗然色变,从飞升通道外破壁而入的男人衣衫破碎,面容却是熟悉的很,那是一万年前早就飞升的混沌圣体吧!

玉霜白震惊地望着从她面前越过的男子身影,即使对方面容上多出了两道如同泪痕一般的红色印记,她也能认出来此人是秦越,她恨得牙痒痒的苏曼青的伴侣。他,他不是早就飞升了吗?怎的从飞升通道外闯进来了?

浑身包裹着紫色雷电强悍气息的男人如同流光般消失在神界入口,他的出现与消失成了整个修真界未来数万年口口相传的迷。曾经与清璇宗神女携手飞升的美好传说也蒙上了各色疑云,成为了修真界最大的未解之谜。

而紧随秦越进入了神界的玉霜白和东皇宫太子这才知道,神界根本没有清璇宗神女与混沌圣体两人的消息,他们当年,根本未曾进入过神界。

却是如今,身处神界再次成为低阶弟子的玉霜白两人倒是时常能从各种秘境中见到改变了容颜的混沌圣体,对方仿佛不认识他俩一般,从来独来独往,心狠手辣烧杀抢掠,疯狂抢夺任何天材地宝简直成了神界人人喊打的大魔头。因其面容上两道血痕醒目非常,神界人称其为泪痕老魔。

也不知混沌圣体到底是遭遇了何事,最终只剩他一人回到神界,玉霜白猜测那清璇宗天纵奇才的神女苏曼青恐怕是陨落了,否则混沌圣体不会变得如此古怪疯狂。

穿越局。

青青从穿越仓中坐起身,神情发愣,系统光团小心翼翼地凑近,围着她转了个圈圈,终于忍不住问道:“青青,青青~你还好吗?是不是这次任务时间太长了,累到了呀~?”

一只纤白的手从空中直接捏住系统光团,光团尖叫一声才发现自己正在被青青按在手心□□着,青青垂眸瞧着它,美丽的脸庞上神情晦暗莫测。

系统光团尖叫声慢慢弱了,它,它怎么觉得宿主从这个任务回来变得凶残冷酷了很多……好吓统啊!不敢反抗,不敢说话!

青青盯着光团,声音清浅十分温柔无害:“系统,你说,为什么我在修真界遇到了梁祝世界当中的人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