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 46 章(1 / 1)

轰——

电话挂断的一瞬间。

成步堂薰猛地踩下油门。

黑色夜幕中, 银色轿车霎时间流星般划出一道明亮的残影,开上高速,车尾等在黑暗中闪烁着刺目的红光。

【宿主!】

系统飞速运转, 正喊着:【定位搜索到了!是在千代田区的......】

然而它忽然又猛地顿住了。

【等等,你要去哪啊你?!不是这个方向——】

“去包抄跟踪车啊。”

然而,成步堂薰的语气依然云淡风轻。

锃亮的车身上路灯的光线飞速远去,玻璃倒映出他微笑的侧脸。

而与此同时。

黑色保时捷也正和银色轿车同时飞奔在夜晚的大路上, 锁定着前方仓皇逃窜的厢型车, 如同一条阴影中探出的寒冷的蛇。

车窗降下,此时前方的景物正在琴酒的狙击镜头里迅速凝聚成一个瞄准的小点。

镜片后,一双碧绿眼瞳冰冷地注视着前方。

视线毫无温度, 也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 眼神只像是在看一具已死之人的棺材。

他修长的手指轻而平稳地搭在扳机上。

但前方的车苟延残喘地逃命中最后的直觉启动了。

它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司机忽然猛地加速!

油门被一踩到底, 仪表盘指针晃动几下直指向底部的最高速度!

发动机在绝境中发出最后的绝望的咆哮, 厢型车如同一只被死神镰刀锁定的仓皇猛兽,猛打方向盘, 正在拼尽最后的力气试图逃脱弹道。

然而, 琴酒的唇角只在这时扬起了一个冷漠的弧度。

下一瞬间!

司机只感觉眼前雪白刺目的大灯乍亮,只顷刻间就迅速遮蔽了视野中的一切!

一辆银色轿车居然硬生生地顶着高速在此时向他逆行冲来, 直接堵死了前方逃生的路, 转眼间便贴近了身前。

随后——

哐啷!!!

两辆车轰然相撞!

双方车头在高速恐怖的冲击力下迅速被挤压, 变形, 飞溅起满天破碎的钢铁混着粉末般碎裂的玻璃。

厢型车便宜的材质第一个顶不住, 躲闪不及间根本无处可逃, 直接被撞得直直往后倒退出了好几十米!

司机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忽然又听见背后的玻璃“哗啦”炸裂!

一颗子弹凿开后玻璃和头枕——

在此时, 无比精准利落地骤然击穿了他的头!

这只发生在呼吸间的变故快得让任何人都没有太多思考的余地, 没有任何沟通,几乎只能凭借本能做事。

但从撞车到开/枪,所有事又配合得天衣无缝。

像是两块无比契合的拼图......在此时无声地对上了缺口。

完美拼合在了一起。

呲——

霎时间鲜/血/四溅,前方的车蜘蛛网似地玻璃上也瞬间布满了一摊不停往下滴的血/液,混合着内容不明的东西。

琴酒“咔哒”打了车门下来。

而在自己的烟气缭绕中,他看见那辆也被溅上血了的银色轿车的前挡风雨刷居然在这时仿佛有洁癖一般,被讲究又荒唐地打开了,清洗着一塌糊涂的车窗。

有些变形的车门缓缓向外开启.......

在略高的车底盘上方,首先迈出的是一条包裹在西装裤里的修长优美的腿。

成步堂薰从车里走下来,静静地站在车边。

他的面具上被透过玻璃溅上了一些血迹,此时正沿着表层起伏的线条向下流淌,滑过他白皙的下巴,在上面也留下几抹红色的痕迹。

眼前昏黄的路灯在他的脸上洒下一层金色,居然在这种时候,依然给那张面孔晕染上了些许几近荒谬的柔和。

“什么人?”

成步堂薰在这时微微向那辆车抬了抬下巴。

伏特加这才满头大汗地从车上滚下来,无语地扫了眼那边惨烈的车头和惨烈的血混合着脑/浆

.......心想你们留个活口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格兰利威会突然从前面撞过来,也看不懂琴酒为什么这么干脆地就开/枪。

更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在不沟通的情况下,居然也能顺利地走到同一个行动计划里的......

但是。

伏特加丰富的经验,还是让他在这时候明智地选择了闭嘴。

琴酒沉默了一瞬,视线不着痕迹地扫过那辆厢型车唯一还算完好的尾端,指间烟头火光燃烧,积蓄出的灰白的烟灰随着动作簌簌落下。

“是松尾会的车。”

“尾号一定是7,和车内独特的挂件是他们的标识,根本没有留活口的意义。”

那阵声音仿佛是看穿了一般冷飕飕地刮过伏特加的后颈。

刺激得他立刻站直了!

“松尾会?”

成步堂薰微微偏了一下头。

从记忆里飞快地调出了这个似乎不太常用的名字。

但这个不太常用也只是针对他而已,毕竟他的任务范围目前还没有扩张到需要和松尾组接触的程度。可这并不代表,松尾会就不会对组织产生威胁。

事实上和政商勾结密切的松尾会也是东京历史悠久的地头蛇了,长期盘踞于地下黑市中,杀/人越货的事情也没少做,算是当地一大黑势力。

因此,当组织从国外渗透进东京内部的时候,也没少和他们起冲突。

但是这个松尾会的司机居然胆敢跟踪琴酒.....?

也不知道是松尾会上面的决策层在年老换代后真的就有这么蠢。

还是这个司机在偶然遇见琴酒后,就自作主张想立大功......结果反而直接将自己永远地送进了地/狱。

成步堂薰挑了下眉:“松尾会最近怎么回事?”

“刚和国外的某个财团签了笔大单,飘了呗。”

伏特加推了下墨镜,皱着眉道:“说起来,这笔大单还是他们的人动了手脚从组织头上抢过来的,直接把后几年的东京几个大盘口的进货渠道都签出去了,损失......”

一瞬间。

琴酒忽然回头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伏特加这才猛地意识到自己说多了,连忙噤声低头。

“.......”

薰说:“所以,Boss就是因为松尾会的原因不露面了是吗?”

“.....这件事不用你管。”

琴酒扫了眼那两辆撞得惨烈的汽车,又收回视线:

“就算Boss不来,你下一阶段的任务方向也不会变化。”

身着黑色长风衣的男人在这时面无表情地打开了一只小型录音笔,是他早在今天之前就谨慎而缜密地从Boss那里拿到的,备份用的录音。

很快,迎着高架桥上冰冷咸湿的东京晚风。

一道毫无起伏的伪装用机械音在这时响了起来:

【“格兰利威,恭喜你。”

“你在警察学校的卧底任务还有一个月就将迎来结束。”

“至此,你将会拥有一个可信的警察身份,并作为职业组的警员加入到他们的工作中,我很高兴你没有让我失望。”】

成步堂薰站在不远处,双手环胸,后腰略微靠在车门边。

Boss的话如果只从文本解读,倒的确像是一段合格的祝贺词。

但放在这种情景下。

落在他的耳朵里,却只让他听出了一阵微妙且冰冷的讥讽感。

而此时,那个声音还在继续说着:

【“接下来你需要做的是,在警察系统内部为组织带来更大的利益。”

“而组织上层在经过讨论后,也为你最初的行动,挑选了最有利的发展位置。”】

Boss顿了一下,随后说道,像是在笑:

【“格兰利威,我宣布——”】

所有人都在此时下意识地安静了下来。

然而,半晌的停顿后。

那句话却是:

【“我宣布你即将前往——‘大阪府警察本部’就职。组织会为你安排好调职文书。”】

【“大阪目前作为组织重要的据点之一,同时拥有着小于东京的竞争,是你在新上任期间刷资历和立功的好地方,相信你能很快获得出色的成就。我希望你能尽快利用好组织为你提供的助力,快速打入警察内部核心,为组织带来更大的利益。”】

那个隐隐带着苍老语气的机械音最后说:

【“.......其他你都明白的。”】

【“你不会想让我失望的,格兰利威。”】

“哔”地一声响过。

录音到此结束了。

而高架桥上的空气,也在这一刻陷入了凝固的静默。

“大.....大阪?!”

伏特加小声嘀咕了一句,只是在过于安静的环境里,再小的音量也显得尤为突出。

Boss的录音是阅后即焚的绝密,他们虽然提前拿到了录音,但也是刚刚才真正知道里面的内容。

但是格兰利威是在东京上的警校啊?

Boss到底怎么想的,怎么会把他调到人生地不熟的大阪去的?

而这个事情似乎也有点微微地超出了琴酒的预料。

只是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银发男人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变化,只将视线在此时隐隐投向了银色轿车边的那个身影。

却只看见成步堂薰仿佛根本没听见刚才的话一样的,对这个离奇的指令连眉毛都没抬一下。

此时已经悠然地转身,打算去搜松尾会的尸/体。

琴酒:“.......”

而仿佛是察觉到了他危险的目光一样。

成步堂薰一边戴上手套开门,一边说道:“Boss不信任我。”

伏特加:“啊......啊?”

“我说的不信任是相对的......”

成步堂薰平视着前方,“毕竟东京是组织在日本分区的核心,组织内在东京警察高层也有之前打入的卧底,而Boss不愿意在现阶段就让我接触到这些组织在东京真正的命脉。”

因此,大阪将会是一个合适的缓冲地带。

而且,Boss的想法还不止这些。

刚刚的只是最表层的目的。

而如果往深里思考,至少还能具有两层目的。

其中一个目的成步堂薰在听录音的时候就已经快速地意识到了,Boss这份录音其实也带有它的威胁性。

所以,大阪其实也是组织对他的一个考核。

而他如果连在大阪都做不出成绩的话,组织应该也不会把他调回东京来了。

至于另外一个。

薰借着后视镜,在此时悄无声息地瞥向自己身后的两人。

......故意要把他和琴酒伏特加分开吗?

他觉得以琴酒的智力,此时应该也明白到这一点了。

而现在,银色长发下。

那双欧美混血的碧绿色的眼睛也正微眯了起来,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表情,但他却能隐隐感受到一阵细微的冷酷和不悦。

“你做好去大阪的准备了吗?”

他听见琴酒嘲讽又危险的嗓音。

......有些像是一只警觉的野兽正在发出试探。

“无所谓,没什么好准备的。”

成步堂薰随口说道,在脑海中形成了对琴酒可能想法的理解,于是说道:

“这也是很好理解的事情。Boss需要的是好用的刀,而不是让刀反刺向自己。”

他在暗示自己属于琴酒这一派的关系人。

而琴酒在自己已经拥有这么大的权力的同时,如果亲信再坐到卧底的位置上,掌握警察的力量。即使琴酒本身足够忠心,但对于Boss来说,依然具有一定程度的威胁。

因此。

他需要拆开组合,并继续验证格兰利威独自作战的能力,以及.....

验证对于Boss本人来说,最最重要的忠诚。

但薰虽然觉得自己已经暗示得够明显了——

琴酒的表情却还是刚刚的状态,甚至眼眸里愈发隐隐闪过了几丝危险的光。

整个人都好像对于他所说的答案并不满意。

只是薰目前没有太多经历来管琴酒的想法了。

而且他现在是接到了Boss的直属指令,就算琴酒真的对这个命令不爽,也不可能现在在Boss的眼皮子底下把他怎么样。

大阪的调令吗......

成步堂薰一边假装着在那个松尾会的司机一塌糊涂的尸/体上搜着什么,一边脑海中也在高速剖析着目前的情况:

如果他要去大阪,那么就会离开这里。

而离开这里......就会有两个利弊情况。

首先,他如果离开这里,就约等于离开警校组身边,也就是离开漫画主线。

而这肯定是他不愿意看见的。

因此,他需要在去大阪之后尽快升职立功,争取早日调回来,回归主线。

但另一方面嘛.......

现在的警校组肯定都是默认“雨宫薰”会留在他们身边的。

那他们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会怎么想呢?

论坛也会对于他们离别的剧情怎么想呢?

毕竟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故人会在想象中被逐渐美化。

这其实也是一个在主角团和论坛面前留下深刻印象的好机会!

只是,当然越多人牵挂着他越好.......

最好还能埋点什么,在他离开的时候,依然能够继续他的主要计划。

嗯,这件事可能也需要稍微仔细策划一下了。

然而正在此时高架桥上,所有人各怀心事,几乎冰封的气氛里。

......一丝轻微的动静,似乎从松尾会厢型车的后备箱里传了出来。

伏特加终于从雕塑般的状态中猛地回过神,打开盖子的一瞬间手里的枪也上了膛!

然而——

映入他眼帘的却并非想象中的埋伏。

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男孩正被绑着双手双脚,还封着嘴倒在后备箱中。

他的身上有不少的外伤和血迹,估计如果按照松尾组原本的计划,这个孩子应该是今天晚上就要被扔进东京湾里的。

而琴酒不想惹上任何麻烦。

他的目光一如既往地冷漠,面对这孩子浑身的伤也没有丝毫动容,只简单扫了几眼就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于是在这个时候举起了枪——

死亡也是一种解脱,不是吗?

“等等!”

但成步堂薰果断打断了他。

他将后备箱盖子更加往上推了一点大打开,自己俯下身去,试探了下那个孩子的鼻息。

还活着。

“等一下,先别开/枪。”他于是说道,“我留着他还有用。”

“你想干什么?”

琴酒阴沉着说道。

天知道他在今天晚上对于格兰利威真的已经没什么耐心了。

“组织不是和松尾会冷战着吗?”

成步堂薰给那个孩子解开了浑身的束缚,托着他的后脑和膝弯将人小心又轻柔地搂在怀里。

他顶着琴酒浑身不悦的杀气,笑着说:

“现在,这不就是个彻底扳倒松尾会的很好的机会吗?”

系统看琴酒的视线看得发毛,连忙一下窜到他身边:

【你你你要干什么啊......?】

【我能理解你想救他,但是,但是我们现在也没剩多少时间了啊QAQ】

但成步堂薰只又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人。

他一边拨着急救电话,一边说:

【“这个孩子身上的伤,大部分是擦伤,锐器挫伤,以及烧伤和烟熏烫伤。可以合理猜测应该是从什么地方急急忙忙地逃出来才造成的。”】

【“但是他现在会出现在这里,就是显然没有逃脱松尾会的追捕。被打晕后再喂了安眠药,差一点就被沉进东京湾杀/死。”】

成步堂薰缓缓呼出了口气:

【“.......你不觉得这种‘故事情节’,好像稍微有点眼熟吗?”】

系统:.......?

“阿薰——”

次日,早晨。

米花中央病院。

大清早的走廊上忽然被一阵刺耳的叫喊震出了回音,引得不少护士和病人探头朝外看。

只见几个青年神色焦急,正急匆匆地狂奔过长廊。

随后“砰”地一声猛地推开了走廊尽头病房的大门!

“阿薰!你怎么样了?!”

诸伏景光快步走进去,“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会又在医——”

“嘘!”

后面被他们的动静吵得紧跟着赶来的医生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头上!

所有人这才停住脚步,抬起头。

只见医院雪白的病床边,中央躺着的浑身是伤的小男孩身上还接着心电仪,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

而在他身边的床缘上。

也浑身是血和灰尘的黑发青年正也只简单枕在自己的手臂上,就这么安然沉睡着。

但刚才叮呤哐啷的动静似乎也将他从睡梦中唤醒了。

成步堂薰揉了揉眼睛,慢慢坐起身子,眼神还有些疲劳过后的涣散:

“你们来了?”

五个人无声对视一眼,在此时齐齐地舒了一口气。

随后一把将这人抓了出去!

.......

“那个......根据警视厅目前的调查结果,情况是这样的——”

“受伤儿童名为川崎阳太,今年7岁,家住米花町五丁目。原本也是小康家庭,但他的父母在前几年因为工厂倒闭,为了偿还银行的钱,就去借了一些利息非常吓人的高利贷。”

“而高利贷放债人在多次催债无果后,就与东京的黑/道之一的松尾会勾结,直接闯入了他们的家中,在依然搜不出钱来以后就放了一把火........”

此时,医院休息区。

也是刚刚从警视厅赶来的目暮十三正沉重地念着自己笔记本上的内容。

“所以.....这孩子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自己跑出来了?”

靠墙的位置,松田阵平挑了一下眉。

而在他开口以后,伊达航也接着说道:“然后他因为在审问和火场里都受了伤,所以没跑出多远就被松尾会的人抓住了。”

“再然后....就因为在车厢里反抗,被路过买夜宵的雨宫发现了?”

目暮挠头:“差不多......是这个样子吧。”

但在说完这句话以后,他猛地停了一瞬。

随后怒吼起来:“等一下!为什么又是你们几个麻烦的小子啊——!!”

“你们又跑过来干什么啊!帮倒忙吗?!”

“......”

然而,这群终于已经被统称“麻烦的小子”的人在这个时候都很头疼地叹了口气。

松田阵平默默调出了自己的手机短信,转向旁边的薰:

“雨宫。”

“嗯?”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累得不太清醒......?”

松田指着屏幕上那条:

【我出车祸了,现在跟着救护车送受伤的孩子去医院,正在306病房,麻烦你们帮我请两天假.......】

他的脸色还带着点在受到惊吓过后的阴沉。

松田阵平用力深呼吸几下,平复自己因为紧张和心悸而跳得极快的心脏,一字一顿道:

“解释一下?”

“你,为,什,么,又,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