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怪吓人的(1 / 1)

走出遗弃大陆 十千界 1584 字 1个月前

嗜血藤动静一大, 就被沈红雪感应到了。

沈红雪手里握着一片嗜血藤的本命灵叶。这片本命灵叶鲜红如血。

只要嗜血藤一使用灵力,它的本命灵叶就能有感应。

此时本命灵叶红光一闪,沈红雪精准定位, 快速往嗜血藤这边赶了过来。

嗜血藤这一怒之后,顿感不妙,赶紧收敛了本体,继续伪装成了一根普通藤, 跑路了。

嗜血藤本体的枝叶是绿色的, 只不过体内流淌的汁液是红色的,跟人血是一样的。只要不剖开它的枝叶看见它的红色血液,只要它不张牙舞爪的伸出它那能吸血能杀人能当手当脚的万千藤条藤丝, 任谁见了它都只会以为这就是一只普通乖巧的漂亮小藤。

沈红雪赶到这片高杆子地时, 这里已经没有了嗜血藤的身影,本命灵叶也再次没了反应。

沈红雪没办法, 只能手握木杖捡了个自己看着顺眼的方向追了过去。

……

范沙棠吃着软饼喝着糖水, 有些百无聊赖的发问,“大哥, 你说咱们什么时候才能碰上生了灵的灵植啊?”

张大本来不想说话的。弟弟妹妹吃的都是合口软饼, 只有他啃的是硬饼,他只想叹气, 不想说话。不过好在今晚他还分到了一大碗糖水, 这硬饼在糖水里泡一泡, 吃起来也就没那么难了。

张大喝了口糖水, 心里舒坦了, 终于开口道, “怎么也得过了迷雾林吧, 过了迷雾林应该就能时不时遇上了。咱们要是能到圣灵谷附近就该到处都是了, 它们大多都聚集在那里呢。”

兄妹几个听的不由都有些向往,遍地的生了灵的灵植啊。那是不是连颗小草都不能随便踩了,万一踩住的是生了灵的小草呢,那它肯定会举着拳头抗议的。

范沙棠撑着下巴:“咱们快到圣灵谷了吗?”

张大没好气的瞪她一眼,“想什么呢,咱们这才进来第二天,还在入口那片儿耽搁了一整天,咱们这才刚进来,还是边缘地带呢,离迷雾林都还远着呢,更别说圣灵谷了。再说,圣灵谷哪是那么容易就能到的,这一路都是考验啊,能最后走到圣灵谷的,基本都能契约上灵植了。”

范沙棠握拳,“大哥,咱们一定能走到圣灵谷!我范沙棠可是出生时有异象的,我一定能契约到灵植。”

李芦藤也握拳,对,她也一定能契约到。

张大点头,这倒是,这两个妹妹是他们这一行里最有希望契约到灵植的了。当年她们出生,那异象就是一副水火交融的景象,一边是水中的一颗沙棠树,一边是火中的一颗芦藤,所以小三和小四肯定是一个属水,一个属火,从她们这次从中级武场选的武器也能看出来。所以她们能契约到的灵植也大概率是水属性和火属性。

水属性好说,往水多的地方走就是了,而火属性,难道要往火多的地方去?这一片水的地方多的是,这去哪里找一片火啊。而且至今为止他也没听说这蛮荒森林哪里有火啊,也没听过谁的契约灵植是火属性的啊,张大上愁。

“大哥,咱们这方向对吗?”范沙棠左右看了看,说真的,她其实已经分不清方向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

张大点头。对的,方向肯定对。这才边缘地带,他方向感还是有的。

范沙棠接着问,其他几人继续竖着耳朵听。

“大哥,你说那些生了灵的灵植都喜欢什么啊?怎么才能讨得了它们的欢心呢?”

张大无语,这他怎么知道,这生了灵的灵植就跟人一样,都有各自的性格和喜好,他又不认识它们,怎么知道它们喜欢什么,怎么知道怎么讨它们欢心。不过他见弟弟妹妹都认真等着听呢,他总不能直白的说个不知道吧,那太影响他一家之主的威严了。于是张大便道,“听说有的灵植会蹲守在路上偷偷观察呢,要是你表现好了,被看上了,可能在半路就跟你契约了。”说到这,张大还整理了整理仪容。

张二点头,确实,她在中级武场也听那些来过蛮荒森林的人说过。于是张二随后也整理了整理仪容。

于是剩下几个也都整理了整理仪容。

沈知也随大流的理了理衣服。

张大又趁机教育几个小的,“你们可别动不动就哭了,可没有灵植会喜欢爱哭鬼。”

这话说的范沙棠和范小六齐齐重重哼了一声。

尤其是范小六,一说到灵植都不喜欢爱哭鬼,他的眼眶就红了。泪意就这么涌了上来,他就拼命的把眼泪逼回去。

张大:“还有你们也得注意言行了啊,该展示实力的时候就展示实力啊,万一真有灵植悄悄观察咱们呢,咱们可得好好表现。”

沈知听到这一顿,还别说,她这两天就总有一种被偷窥的感觉,可她左看右看的,周围又确实没其他人,她也就以为是自己疑神疑鬼想多了,现在被大哥这么一说,沈知就怀疑了,莫不是偷看他们的不是人,而是灵植?生了灵的灵植?

沈知四下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于是她闭眼放出神识感知了一下,就见黑暗中真的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她呢。沈知猛的睁眼,心跳加速。她没看见别的,就看见一双近在咫尺的圆眼紧紧的盯着她。

沈知打了个冷颤,浑身发毛。不由的往楚五身旁靠了靠。这在暗处看着她的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一双溜圆的眼睛看着可不像人眼啊。沈知靠着楚五,她握紧手中的黑棍和红弧,稳住稳住,急急如律令,妖魔鬼怪速速退散!不然我就要不客气了!

沈知靠在楚五身上,默念急急如律令,退散退散。

楚五上半身护住沈知,歪头问,“知知冷?”

沈知点头,是的是的,她冷。被吓的一声冷汗啊。

她又怕打草惊蛇了,也不敢表露出什么异常。想着万一这鬼东西只是静静观察他们,没有恶意呢,她要是识破了它,它可别恼羞成怒了。

而且万一这是灵植的灵体呢,不是说灵植那灵体就跟人的灵魂似的,他们肉眼看不见。对对,没准这就是灵植的灵体,就是来观察他们的。先别慌,稳住。

想到这,沈知心安不少。

不过,它这么紧紧盯着我,难道这是看上我了?沈知又紧张起来。可别啊,千万别啊。

这双眼这么吓人,有这样灵体的灵植她不是很想要啊,她怕她以后再也睡不着觉啊。

她能不能祈求着契约个灵体长得可爱一些的灵植啊。呃,虽然能有灵植看上她就不错了,不过该祈祷还是要祈祷一下。

葫芦藤就是盯着沈知等着她练功呢,这白天赶路,晚上她总要抽出空抓紧时间练个功吧,所以葫芦藤就这么离沈知近近的,紧紧盯着她。

它那双眼本就滴溜溜的圆,这下又给瞪大了,它还生怕错过任何细节的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紧盯着人家看。尤其这双眼,在黑暗的映衬下,就更显得吓人了。这大晚上的,被这样不知到底是何物的双眼给盯着,这能不瘆人吗。

沈知平缓了心跳,才开口道,“大哥,咱们靠的近一点睡觉吧,这样晚上就感觉不到凉了。”她今晚就不睡了,给大家放哨。万一晚上有什么风吹草动的,万一她或者这几个兄姐的谁被这鬼东西抓走了,大家也能及时发现不是。

二姐:“咦?小七你今晚不练功了?”那会儿她见小七把余草种土里了,她还在余草旁边给自己留了个地儿呢,她还以为小七今晚肯定要练王八功了。

“太累了,不练了,睡觉。”你们睡,她放哨,被这么可怕的东西盯着,她还练什么功,心都静不下来。

葫芦藤一听,气的瞪眼,白瞎它眼都不敢眨的盯了这么久,它才累好嘛,它眼睛都酸了!

葫芦藤心里不由骂骂咧咧起来。个懒货!累什么累,这白天才走了那么几步路,喊什么累!给我起来练功!

可惜张大几个都躺下睡了,沈知也跟着闭眼躺下了。

葫芦藤只能上蹿下跳的表达不满。

沈知虽闭了眼,不过神识是外放的,她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那双眼睛,那眼睛忽上忽下的,她的心也跟着忽上忽下的。好在这双眼睛现在已经不再直勾勾的盯着她看了,略心安。

沈知观察了一会儿,见这眼睛除了忽上忽下的倒没干别的了,她便抽出心神开始暗暗给黑棍和红弧输灵力。

于是这一晚上,沈知狠狠给红弧和黑棍输了一波灵力。尤其是黑棍,沈知还悄摸给它吃了些灵露。就是希望它能在关键时刻再次大展神威。

还有就是她要尽快给红弧安上弓弦,再削一些木箭,先别管什么好不好,合适不合适了,只要先有了就行,这样至少危急时刻多少能派上用场。等碰见合适的弓弦和箭矢了再替换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