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安排(1 / 1)

细腰 左耳听禅 0 字 2021-06-23

高宗离世已久,魏泓生母萧氏也已故去,整个秦.王府只有魏泓和姚幼清两个主子,姚幼清自然也就不用去给长辈请安。

她像以往一样睡到自己惯常起身的时间,在琼玉和周妈妈的服侍下洗漱一番用了膳,然后便坐到正屋里接受了王府下人们的拜见。

秦.王府的下人不多,内宅婢女更少,还大多都是做粗使活计的仆妇,有头有脸的年轻婢女只有三人。

“奴婢寒青。”

“奴婢赤珠。”

“奴婢楚嬿。”

他们分别报了自己的名号,周妈妈的视线却在落到楚嬿身上的时候一顿。

不是因为只有她还保留着自己的姓氏,而是觉得这个人看上去有几分眼熟。

楚嬿的身量比其他婢女都要高一些,容貌也更加出挑,即便跟别人一样低眉顺眼地站在那里,看上去也更为显眼。

她似乎察觉到周妈妈在打量自己,眉眼稍稍抬了抬,但很快便又低了下去,没有做出什么不得体的举动。

一旁的赤珠却轻笑一声,不等周妈妈开口便主动说道:“楚娘子是王爷的通房,虽然进府才两年,但是比我们都更得王爷的宠爱呢。”

寒青闻言眉头微蹙,伸手扯了扯赤珠的袖子,对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在王妃面前多嘴。

赤珠却不以为意,撇撇嘴等着看热闹。

全府上下只有这么一个通房,新进府的王妃一定不会喜欢,今后还不定要怎么为难她呢。

何况昨晚大婚之夜王爷都没在正院留宿,这姓楚的却早早已经近了王爷的身,王妃心里的怒气肯定更要发在她身上了。

楚嬿自然知道赤珠的用意,转头淡淡瞥了她一眼,虽未说话,但那模样已经让赤珠很是不悦。

她等着王妃为难她,可那稚气未脱的小王妃却只是好奇地看了楚嬿几眼,什么都没说。

倒是她身边的周妈妈呵斥了一句:“王妃面前岂容你多嘴?念在你是初犯,如今又是王妃新婚之际,罚你三个月的月例!再有下次,便不是这么简单了!”

这话自然不是对楚嬿说的,而是对赤珠。

赤珠一愣,张嘴便要反驳什么,被寒青再次拉住,一个劲的使眼色。

她这才想起此刻面前的是先帝赐婚,王爷明媒正娶的秦王妃,而不是别的什么人。

她反驳的话只能咽了回来,绷着脸不情不愿地屈了屈膝:“奴婢知错!”

周妈妈不再理会她,代姚幼清训了一番话便让众人散了。

赤珠离开正院后忿忿地回头瞪了一眼,嘟囔道:“摆什么王妃架子?王爷昨晚都没在这里留宿,若换做是我就老老实实关在屋里不见人了!还不够丢脸的呢!”

寒青皱眉:“你别再胡闹了,王妃就算再不受宠,也是王爷明媒正娶的妻子,是要上玉碟的。崔大人昨日不还叮嘱咱们要好生伺候,万不可怠慢了?你这般行径若是被崔大人知道,便是王妃不罚你,他也是要罚你的!”

赤珠在王府伺候了也有些年头了,知道崔颢平日虽然待人宽和,但面对犯了错的下人也绝不会姑息,只得哼了一声扭头走了。

另一边,楚嬿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丫鬟绾儿关上房门,确定没人能听到之后才抱怨道:“赤珠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娘子你为了见王妃连首饰都没戴,还特地穿了跟他们一样的婢女衣裳,就是不想让王妃注意到您。”

“她倒好,专门在王妃面前点出您的身份,想让王妃嫉恨您!”

楚嬿名为婢女,实际上从她入府的那天起就没人把她当婢女使唤过。

她不仅有自己的院子,还有下人伺候,应季的衣裳首饰从来不缺,也不用做任何差事,与其说是通房,倒更像是个妾室。

魏泓向来不近女色,唯独当初把她收了房,这让赤珠这个在王府伺候了多年,且相貌身段都不算差的人很是不忿,一直看她不顺眼,所以今日才会故意在王妃面前挑拨。

“您虽然是王爷的通房,但从来没仗着自己的身份欺辱过谁,她倒好,一而再再而三找您麻烦!”

起初赤珠自然是不敢的,但从大概一年前起魏泓不再来楚嬿的院子,她就渐渐放肆起来,不把楚嬿放在眼里了。

绾儿又说了许多抱怨的话,见楚嬿半晌都没什么反应,问道:“娘子,你想什么呢?”

楚嬿坐在桌边单手拄头:“在想周妈妈刚才为何那样看着我。”

绾儿一笑:“当然是因为赤珠告诉她您是王爷的通房啊。”

不,不是。

楚嬿心道。

那个时候赤珠还没开口呢。

…………………………

丫鬟仆妇们离开后,崔颢带着前院的管事去给姚幼清请安,同时也是让彼此都认个人。

跟后宅的松散不同,前院这些人才是真正管理王府,处理王府日常事宜的人。

他们原本其实是打理着整个王府的,但因姚幼清嫁了进来,魏泓搬去了前院,他们也就都跟着去了前院,后宅完全成了姚幼清的地方。

“那是不是说,这房间我可以随意布置,想怎么变动就怎么变动?”

姚幼清问道,眼中丝毫没有被丈夫单独丢弃在这里的难过或怨恨,甚至还隐隐有些期盼和欢喜。

崔颢一怔,已经打好腹稿要为王爷解释开脱的话被堵了回去,一句都没能说出来。

他回过神不由失笑,忽然觉得王爷跟王妃其实很般配。

一个不想来,一个不愿对方来,半点冲突都没有。

“是,”他笑着说道,“王爷说了,这后宅以后就是王妃您的地方。既然是您的地方,那自然您想怎么布置便怎么布置,下人的安排也都由您自己定夺便好。”

“您刚刚应该也看到了,府里的婢女其实很少,这宅院又大,肯定是不够用的。”

“原本我想着提前给您安排好,又怕我挑的人您用着不合心意,所以便让牙行带了些人来,您待会自己挑选,不够的话让他们过后再多带些人来,银钱从周泰那里支就好了。”

也就是说,这后院完完全全是她的,从下人到院子,她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

姚幼清点头,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她刚刚就觉得这屋子实在是太冷清了,除了必要的家具摆设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显得死板又没有人气,一点都不像是日常居住的地方,倒像是……像是衙门之类的办公之地,虽说也不是不能住,但就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现在崔颢说她可以随意更改这里的布置,她顿时开心起来,打算待会就把屋子改成她原来闺房的模样,这样就好像还住在家里一样!

崔颢怀着有些忐忑还有些不忍的心情来的,带着哭笑不得的无语之情走的。

回到前院之后他向魏泓交差:“王爷,安排妥了。”

往日只要他这么说,魏泓便不再多问了,但今日他沉默片刻,忽然问了一句:“她怎么说?”

崔颢啊了一声:“没怎么说。”

魏泓沉着脸看着他,显然对这个答案不满,觉得他隐瞒了什么。

崔颢:“王妃她……很高兴。”

魏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