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 110 章(1 / 1)

细腰 左耳听禅 0 字 2021-06-23

连城今天又在作死  他来回翻了几个身,几次闭上眼又睁开,最后烦躁地坐起身来。

暗夜中他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那是一个成年男人对于欲.望的正常的渴求。

他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但不对的是他脑子里挥之不去的纤细腰肢,和不知用什么调配而成的淡淡幽香。

他可以在这个时候想任何人,但唯独不该是姚钰芝的女儿!

魏泓往后一仰又躺倒回去,重又闭上了眼,宁愿就这么难受着也不愿想着那个女人的样子去纾解。

当初娶那个女人的时候就打定了主意让她在后宅守活寡,没道理现在自己却要惦记着那个女人做这种事。

他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身体却不受他的控制,仍旧蠢蠢欲动。

辗转反侧间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这到底是谁在守活寡?

这个念头甫一冒出,魏泓便怔住了,闭上的眼又猛然睁开。

对啊,这到底是谁在守活寡?

凭什么他娶了妻子,不仅没得到来自妻子的任何关怀和慰藉,还让出了自己最好的院子,孤身一人住在这冷冷清清的书房里,夜半三更要被自己的欲念折磨的睡不着觉?

魏泓越想越不忿,再次坐起,下颌边的筋肉隐隐跳动了几下。

前院并未修缮过,虽然也不至于漏雨透风,但多少还是透着一些陈旧的气息。

而姚幼清连内院的花园都修整的如此精致,屋子自然更不会差。

他那间以前跟前院书房差不多的房间,现在估计已经大变样,认不出来了,住起来也一定比以前更加舒适。

魏泓看了看廊下那盏晃眼的灯,静坐片刻后忽然起身,随手扯过一件外袍罩在身上,趿上鞋大步走了出去。

值夜的下人正靠在门边打盹,被突然推门而出的人吓了一跳,险些栽倒在地上。

他回过神后赶忙追了上去,边追边喊:“王爷,王爷您去哪啊?”

若非是有什么急事,魏泓是绝不会大半夜忽然出门的。

下人的喊声惊动了院中其他人,以为是出了什么紧急军情,纷纷要跟上,却见前面的魏泓头也没回地说了一句:“不必跟着!”

他的话对众人来说就是军令,纷乱的脚步顿时齐刷刷站住了。

可是这大半夜的,放王爷一个人出门,还是这般衣衫不整的样子,那也不合适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在睡在耳房里的崔颢也被惊醒了,一边整理身上的衣衫一边越众而出。

“你们不用管了,我跟去看看。”

说着便追了上去。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纷纷散去回到了各自的位置。

崔颢心中忐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会让王爷忽然夜半出门。

他脚步越来越快,几乎小跑起来,当看到秦王并不是出去,而是前往内院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

前院的下人见他没多久就回来了,身边却不见秦王身影,赶忙问道:“崔大人,王爷去哪了?”

崔颢无力地摆了摆手:“散了吧,别问了,就当今晚什么都没发生过。”

众:“?”

………………

魏泓一路走得很快,夏夜的风掀起他的衣摆,非但没能让他凉爽一些,还觉得越发燥热了,尤其是离正院越来越近的时候。

他敲响了正院的院门,院门打开后径直走了进去,将一众下人的惊呼询问声丢在身后。

今夜在姚幼清身边值夜的是周妈妈,她听到动静立刻从外间走了出来,见到来人是秦王的时候吓了一跳。

“王爷,您怎么来了?”

魏泓没理她,直接推开内室的门走了进去。

如他所料,这房间的布置已经被姚幼清彻底改掉了,完全看不出本来模样,原本除了床榻桌椅等必要的陈设外什么都没有的房间多了许多东西。

插着时新花朵的花瓶,踏而无声的柔软地衣,绘着鸟雀图的精致绣屏,淡粉与浅金交织的幔帐,还有很多很多……

一看就是女孩子的房间。

魏泓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定是按照她在姚府时的闺房模样布置的,就和那花园一样。

这些东西被他一眼扫过,视线落在床上那个因为被吵醒而揉着眼睛坐起来的女孩身上,顿时凝滞。

夏夜天热,她睡觉没有放下床幔,许是睡前刚洗了头发,平日里挽起的长发就这样顺滑的披散在身侧,衬的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更精致几分。

床头留着的昏暗小灯映照着她睡意朦胧的眼,并不清晰,反让她茫然的表情显得更加无辜,就像是……

像是无意间坠落凡尘的仙子,对这万千红尘充满了不解,神情迷惘地打量着四周,干净的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