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摸鱼53%(1 / 1)

细腰 左耳听禅 0 字 2021-06-23

连城今天又在作死

姚幼清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心中着急,又因为刚刚的事不敢去问魏泓,便去问那军医。

“豆军医,不知我那婢女如何了?”

豆子大名李斗,今年不过十八.九岁,是他师父李泰捡来的。

李泰捡到他的时候他瘦的像猴子一样,正跟其他几个小乞丐一起捡达官贵人们从二楼扔下来的豆子吃。

那些贵人以逗弄这些乞丐为乐,时常在豆子里加些石子一起扔下去。

有些乞丐捡到豆子后为了不被别人抢去,当时便会看都不看便塞到嘴里,往往因此被崩了牙,满嘴鲜血,楼上的贵人便哈哈大笑,心情好时会让人给崩了牙的乞丐拿几粒碎银去医治。

这也是为什么同样的伎俩他们可以一直用,却每次都有人来争抢的原因。

对这些乞丐来说,嘴里的痛忍一忍就过去了,不用浪费银子,贵人给的这些银两他们可以拿去做别的,最起码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用忍饥挨饿了。

但这些都跟李斗没关系,因为他太瘦小了,根本挤不到前面,也抢不到几颗豆子吃,只能趁着那些成年乞丐在前面争抢的时候,捡几颗滚到一边没人注意的。

李泰看到他时,他为了捡一颗豆子跑到了路中间,恰逢一架马车驶过,险些撞到了他。

虽然他及时躲开了,但刚才抓在手里的豆子却掉了一地,立刻被另外几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小乞丐发现并哄抢。

他那瘦弱的小身板哪里抢得过人家,到头来手里就剩一颗豆子了。

李泰路过,啧了一声:“捡到了怎么不赶紧吃呢?被抢走了吧?”

小乞丐却不理他,握着手里仅剩的一颗沾满泥土的豆子走了。

李泰一时好奇,跟过去看了看,就见他走进一条破陋的小巷里,来到一个约莫两岁左右的小女孩面前,把那豆子递了过去:“妹妹,给,吃豆子。”

那女孩坐在角落,一身破衣烂衫,膝盖上盖着一条也不知哪里捡来的破毯子,看着比李斗还要瘦,浑身只剩皮包骨头了,最重要的是身上还有一股恶臭。

李泰皱眉,掀开那毯子看了一眼,当时便呆住了。

女孩小腿一片已经生蛆的腐肉,显然受伤已久,且并未得到医治。

他再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探了探她的鼻息和脉搏,最终给了小乞丐两个字:“死了。”

刚死,身上还是热的。

李泰帮着小乞丐埋了他的妹妹,小乞丐亲手给妹妹坟上添了最后一把土,又把那颗自己没舍得吃的豆子埋在了她坟前,从此以后就跟在了李泰身边,随了他的姓,取名李斗,小名豆子。

至于李斗这个大名,是李泰根据自己的名字取的,合在一起便是“泰斗”。

他希望这小子能继承自己的医术,将来两人并称为医界泰斗。

这次秦王回京,李泰因为年纪大了禁不住长途跋涉,所以并未跟随,而是让自己的徒弟李斗跟着了。

李斗平常要么被称为豆子,要么被称为小李,还是头一次被人认真叫做“军医”。

军医就军医吧,豆军医……

他心里飞快的把这个称呼咂摸了一遍,见魏泓并未说什么,那就是可以对姚大小姐如实回答,这才道:“回小姐,您的婢女确实病的很厉害,已经不宜行路了,不然恐有性命之忧。”

姚幼清听到最后一句,小脸顿时变得煞白。

她立刻转头看向魏泓,还未开口便听他说道:“队伍不能因此停下。”

略一停顿后道:“不过我可以派几个人送你的婢女去最近的城镇,在当地找最好的大夫诊治,等她养好病再赶上来。你若不放心的话,也可以派几个你的人跟着。”

姚幼清一颗心因为他的话大起大落,听到最后总算松了口气。

她本来就是想让凌霜去附近的城镇好好医治,等治好了病再走。

眼下见魏泓也这么说,赶忙点了点头:“好,我这就去安排。”

说完转身便走,走出两步才又想起什么,匆匆回身,施了一礼:“多谢王爷!”

魏泓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等她走远后才抬脚来到那瞒而不报的小将跟前:“回岭南后,自去领罚。”

那人点头,不敢反驳。

魏泓说完却没有立刻就走,而是又加了两句。

“领双份。知道为什么吗?”

小将怔了一下,仔细想了想,明白其一是因为他擅作主张没将姚小姐这边的事上报,但其二……

他想不出所以然,正巧低着头看见什么,犹豫着回了一句:“因为……王爷的鞋?”

魏泓刚才已经把坏掉的鞋换掉了,本都将这件事忘了,冷不丁又被提起,眼角又是一跳。

他的部下什么时候都变得这么蠢笨了?

他吸了口气,将心头怒火强压下去,道:“身为靖远军,随身兵器竟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抢走,你本事不小啊。”

小将恍然,满脸羞愧。

魏泓跟他说完,又转头看向郭胜:“你也是,回去后自己去领罚。”

至于为什么他没有说,郭胜自己心里明白。

这小将跟姚幼清他们无冤无仇,就算知道自家王爷跟姚家不合,在没有明确授意的情况下也不敢这般明目张胆的针对他们。

除非是有人对他说了什么,故意让他这么做。

而这个人是谁,魏泓不用想也知道。

郭胜闻言低头应是,也未辩驳,跟他一起离开了。

…………………………

姚幼清这边很快就把留下的人安排好了,周妈妈等人继续跟着她,琼玉带着两个仆妇一同照顾凌霜,等她病愈后再一起赶上他们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