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第188章(1 / 1)

星际第一火葬场 叶猗 2182 字 4个月前

首都星。

皇宫上层停泊区。

苏璇站在白给号的前舱门口处, 端详着这艘华丽闪耀的穿梭舰,光滑发亮的漆层纤尘不染,显然这些年来保养得当。

她去船里面转了一圈, 调出日志,发现这艘船每个月一次内外维护,数年来一次不落,都是由厂家那边派人来完成的。

因此它现在也处于完美的待飞准备, 随时都能启程。

苏璇心满意足地走出来。

这一层的停泊区被修建得宛如庭院,除了三个被划定的船位外,其余的区域绿意盎然,更远处则是层层紫红灿金的花圃。

她看到有机器人在打理那些植物,它们的行动非常安静,几乎没有发出声音。

三个船位, 每个尺寸不同,显然是为了三艘特定的船量身打造。

苏璇歪头看着旁边的乱杀号, 还有原本属于血赚号的停泊位,因为船被留在撒狄,那位置上空空荡荡的。

这两艘都属于中大型船舰,白给号是比较标准的中型船,所以它们的尺寸都大了不少。

它们一个是穿梭舰一个是游船, 造型设计可圈可点。

苏璇:“你的乱杀号,灰角雕H系列的旗舰版, 我记得我走的时候这还是概念船, 它的跃迁驱动阵列是由专门的智脑负责计算吧?有过失误吗?”

“没有。”

背后传来低沉的回答声, “但我用它跃迁的次数也不多。”

苏璇:“……那我倒是能理解。”

秦枭没说话。

苏璇转过头去。

他站在两米开外的地方, 若有所思地盯着自己。

整个希尔崔斯是树状建筑, 停泊区是上层一片向外延伸的平台。

这里的上方毫无任何建筑遮蔽, 灿烂温暖的阳光倾泻而下,洒落在外层姹紫嫣红、内层葱茏翠绿的庭院里。

两艘飞船的船身漆层也被照耀得发亮,粼粼金芒如同水流般滚动着,又折射出七彩的光晕。

黑发青年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他微微垂眸望过来时,纤长睫羽上滚动着细碎的金辉,在炽亮热烈的光线里,那双深邃的眸子也被照得通透。

幽绿的虹膜变得浅淡,像是晶莹的碧玺,那一层冰霜似的冷意仿佛也渐渐融化了。

苏璇不由多看了几眼,“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秦枭沉默了两秒钟,声音低沉地回答:“你可以问我任何事。”

苏璇:“……你为什么会把我的飞船挪到这里?”

考虑到她刚刚从飞船里出来,而且还盯着船看了半天,这问题可以说是在意料之中了。

然而秦枭却没有为这个准备答案,闻言还思索了几秒钟,“有人想偷你的船,发生过不止一次。”

异能者用能力行窃的手段繁多,有无数种方法,小物品有小物品的偷法,飞船自然也有飞船的偷法。

秦枭:“前两次我把人杀了把船放回去。”

他当然可以不惊动任何人出入阿尔卡迪亚的空港,然而第三次他改了主意决定直接把船搬走。

之所以大动干戈还上了新闻,只是他想让这件事人尽皆知,等哪天她回来的时候,也会知道这件事,而非是以为飞船在阿尔卡迪亚丢失了。

至于有没有逼迫她去皇宫的意思——她当然有办法拿走船而不见到秦枭,所以也谈不上。

秦枭:“如果你想停到别的地方也随你。”

苏璇:“当然随我,这是我的船。”

秦枭无言地看着她。

苏璇叹了口气。

她并不奇怪有人想偷船,那个型号已经停产了,现在市价又翻了。

偷船并不需要过分强大的异能,只要能力合适就能干,对于部分人来说,通过正经方式弄到这一笔钱的难度远远高于直接行窃。

如今帝国星域内的犯罪率连年下降,但主要减少的是暴力犯罪,像是偷窃诈骗一类的案件依然是不少的。

更何况她的白给号多年来一直停在原处不动,确实很容易被盯上。

以前那是教团的地盘还好说,她也是因为教团在那扎根才将船放下的,谁知后来教团势力撤走了,自然就不一样了。

苏璇:“说实话,我以为你会说我的船能停在你的皇宫里是我的荣幸,看来你变了不少,你做了功课吗?”

秦枭:“…………我看了一些书,其中有一本建议读者尊重他人的想法,不要总是独自做出决定。”

苏璇:“听上去不错,什么书?”

秦枭:“《如何与你的年龄差恋人无话不谈》。”

苏璇:“????”

槽点太多了。

苏璇默默跳过了这个话题,“好吧,我想说,我其实没指望在会所见到任何一个朋友。”

秦枭:“……”

姜靥不算是朋友吗?

哦对,可能还真的只能算个半个朋友,另外半个是炮友。

然后他意识到这话说出来就像是没事找事了,因为苏璇并没有邀请谁,姜靥是自己跑去凑热闹的,而且最后跑得还那么快。

秦枭停了一下,终究什么都没说,“嗯。”

苏璇:“我大概猜到你可能有话对我说,所以我其实是想着过几天主动去找你,挑个更合适的场合与时机。”

秦枭:“……更合适你拒绝我吗?”

“不。其实我还想过你会不会在我面前承认呢。”

苏璇诧异地说,“就像现在,如果你知道我会拒绝你,那你还会向我提出请求吗?”

秦枭微微摇头,“我确实有话对你说,但我不会请求你或者要求你做任何事,我只是想把我的感受告诉你。”

苏璇挑眉。

她知道这不是因为什么可笑的自尊心或者怕丢面子的硬撑,而且到了这个程度,他俩在对方那里都没有什么面子和逼格可言了。

谁不知道谁的黑历史呢。

苏璇抱起手臂,“我在听。”

秦枭凝视着面前的人。

少女浓密卷翘的黑色鬈发乱糟糟地散在腰间,身上挂着残破的背心,轻飘飘的在胸前晃来晃去,露出一截劲瘦的腰腹。

她的裤子倒是不再卷边,然而那节少得可怜的布料,也只勉强遮住了腿根,线条流畅笔直的双腿就几乎完全暴露着。

如果身上沾点血,倒像是刚刚结束一场战斗的状态了。

然而他知道若是真的战斗,发生在这个宇宙里,反倒是不会造成这种情景了。

她如今这副样子,倒是唤起了记忆里的许多画面,关于曾经她去完成那些任务,最后杀出重围时,总是看着很狼狈。

衣衫不整都是轻的。

很多时候身上连片布都未必能留下。

更多的都是血和伤痕,深可见骨的伤,深及内脏的伤,黏稠的鲜血沾染着黑发,腻成一缕一缕,脸上身上全都被染红,甚至看不到一寸完整的皮肤。

他对此有什么感觉?

好像也没什么。

毕竟这几乎是必经之路,他小时候也曾因为错估对手而遍体鳞伤,只是他的自愈速度更快,所以痛苦和狼狈的时间更短罢了。

但那也不代表没有。

秦枭:“……抱歉。”

苏璇:“为了什么?”

秦枭:“你和露比的决斗,那完全是我判断失误,而且我应该第一时间回去。”

苏璇耸了耸肩,“她没想杀我,而且那件事的结局是我出名了,所以我原谅你。”

秦枭幻想过很多次今天的场景,在帝国建立之前,在他知道她离开这个宇宙之前。

那时他曾经以为自己很快就会向她表白,可能就发生在几小时甚至几分钟之后。

哪怕他们在茫茫星海里身处两地,但那对于常人来说数日甚至数月的距离,与他而言或许也只是一瞬间。

直至她走了,他意识到那或许是数年甚至数百年,甚至他们是否有机会再相见都成了一件渺茫的事。

毕竟哪怕是融合了主君元能的人,也是有可能消散在其他宇宙里的。

或者变成生命形态与人类相差甚远的存在。

每当想到这种可能性他就感到恐惧——这个词对他来说曾经是陌生的,后来却渐渐变得熟悉了。

等到他确信她回到了这里,他忽然觉得表白与否都没那么重要了。

只要她还在就行了。

当然,话是这么说,他还是去找她了,他还是在会所里看到那一幕而感到愤怒了。

秦枭:“还有每一次我并没有立场向你表达愤怒时的语言上的冒犯。”

这话听起来相当奇怪,但是神奇的是,苏璇立刻就明白他在说什么了。

苏璇:“你是说你那些看上去像是胡乱吃醋嫉妒羡慕恨的表现,针对我和其他人关系亲密,或者我对某个人有意思的时候吗?”

秦枭微微摇头,“不是‘看上去’,那就是嫉妒。”

嗯。

他承认得相当利索。

苏璇点了点头,“出于什么?”

秦枭:“很复杂。”

苏璇摆出洗耳恭听的姿态。

秦枭:“但无论是从哪一种身份的角度——”

朋友或是暗恋对象。

他有任何负面情绪,那是他自己的问题,不是她的。

秦枭:“——我都不该向你宣泄那些情绪,那是错的。”

苏璇试图回忆这段经历,发现自己仍然能想起许多细节。

那肯定是不太愉快的。

他是合伙人,这意味着他们要经常见面,他暗恋她却不表白,并且会因为吃醋而阴阳怪气。

怎么说呢。

她不会因此受到伤害,但当时他的一些表现确实让她很烦,只是时隔这么久,她其实觉得无所谓了。

苏璇耸了耸肩,故意说道:“这个挺过分的,我接受道歉,但我暂时不太想原谅你。”

秦枭似乎也接受了这个回答,并没有露出任何不忿。

苏璇:“所以,还有你想要为之道歉的事吗?”

秦枭想了想,“抱歉打断了你之前的事?”

在那家会所里?

打断她享受喝醉的感觉和给舞男撒钱?

苏璇笑眯眯地看着他,“这个更没关系了,如果我想的话,我可以随时重新开始。”

她像是在试探对方的底线。

然而秦枭只是平静地看着她,“我知道。”

苏璇:“说起这个,如果我在我们的对话结束之后回去,或者换个地方继续的话,你会怎么样,痛苦?愤怒?无所谓?想和我决斗?”

秦枭:“…………我知道那是你的自由,至于我的感觉,我大概是感到庆幸?”

苏璇能解读出好几种答案,她懒得去细想,干脆直接问了,“哪方面?”

秦枭:“庆幸那些都是仿生人,不是你认识的任何一个人。”

苏璇:“?”

果然。

秦枭接着说:“几年前我见了你的‘家人’,他们描述你和术师在一起*。”

苏璇:“然后你一怒之下把他们全杀了?”

秦枭:“……”

他没这么做,他只是洗掉他们的记忆让他们滚蛋了。

秦枭:“我知道你在意他,我感到——痛苦,还有懊悔,然后我再次感到庆幸——”

他这话说得相当艰难,像是不习惯使用这样的句式和措辞以及语气,又像是在斟酌用词以免让听者感到不快。

秦枭:“因为你和斯通,和姜靥,你们之间发生的事,让我意识到,和你有关系的人越多,你就越是没那么在乎他们。”

她在乎吗?

答案是肯定的。

但是在乎的程度绝对会因为人数多而递减。

苏璇:“…………”

苏璇知道他说的没错。

他们每个人给她的感觉不一样,她在乎的程度也不一样。

她可能对邵虹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但那是外在和内在共同的吸引,然后止步于他无法给她更多的回馈。

其他人就更不用提了。

然而秦枭作为一个暗恋她、而且是对她有些独占欲的那种暗恋者,能说出刚才那些话,就让人觉得有点惊悚了。

苏璇:“你真的觉得庆幸?”

秦枭:“相比起你专注地爱着某个人?当然。”

苏璇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疯了。”

秦枭:“……不,我只是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