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第189章(1 / 1)

星际第一火葬场 叶猗 2681 字 1个月前

苏璇:“……”

他们俩前面东拉西扯了半天, 再加上对他性格的了解,她本来以为自己不会听到这种实打实的表白了。

看来他还真的转性了。

秦枭看上去很平静,就像只是在回答晚餐想吃什么一样, “而我说过我不会向你索要答案,或者向你发出任何请求。”

他不会问你是否对我怀有同样的感情,也不会问你是否愿意同意我的追求。

或许他觉得两个答案都是否定的?

苏璇不太确定地想着。

因为不想被拒绝,所以干脆不发问了?

秦枭:“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件事。”

苏璇明白了他的意思。

说实话她自己也不算情场老手, 比起她寻欢作乐的经历来说,她的恋爱经验就比较贫瘠了。

她进入这个宇宙之后,还没有和任何人确定过情侣关系。

苏璇有些迷惑地想了想,“如果你不问我的想法,也并不想追求我,那你告诉我你喜欢我的意义是什么?”

秦枭:“我应该给你一个解释。”

哦。

合着这还是道歉套餐的一部分。

他是在说自己做出那些言行的理由。

苏璇:“别告诉我这又是你从书里学来的。”

秦枭:“…………《如何向你爱的人表达爱意:卑微的暗恋者》”

苏璇满头黑线, “好了,你需要停止这些毫无意义的了。”

等等。

苏璇:“嗯, 其实上次那本还是有一点用处的,我确实挺喜欢被人询问意见,而不是连做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秦枭一言不发地听着,那双绿眸却似是沉淀着光彩,仿佛进入了某种十分专注的倾听状态。

苏璇:“你看看你现在。”

秦枭:“?”

苏璇:“你在记我说的话, 就像听课的学生一样。”

秦枭:“……你不希望我这么做?”

苏璇:“你不觉得奇怪吗,你其实并不真的了解我, 所以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呢?喜欢我们相处时我展现出来的那一部分性格吗?我可以告诉你那全都是真实的我, 但那不是全部的我。”

秦枭也立刻听懂了她的意思, “你想说如果我了解全部的你, 我就会改变想法?”

苏璇:“这又是另一个问题, 我不敢说你会改变想法, 因为我也不了解你,我没法做出这种断言。”

她停了一下,“我们相处了两年,但大部分时候我们要么在合作做任务要么在吵架要么在一起吃饭,我们——”

秦枭微微摇头,“你真的觉得你不了解我吗?”

苏璇:“?”

秦枭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你知道我们分开之后发生了什么吗?”

苏璇意识到他问的是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我猜你是追那个魔人追到遗失之域里面,然后误打误撞跑到神圣星域了吧。”

苏璇将前因后果想了一遍,“然后你阴差阳错地救了光荣舰队的人?虽然我猜你可能是更痛恨他们的敌人,嗯。”

至于其他的也就很简单易懂了,“我猜你可能是想要出来找我吧,但圣域被主君们封锁了,你只能穿过遗失之域,那时你还控制不了它们的时间流速,所以你可能会担心进去再出来一下子过去好几年,更何况在圣域里,能感受到主君的力量,也更方便你自己进行身世解谜什么的——”

她抬头对上那双再次变得幽深的绿眸。

秦枭:“我为什么会想出去找你?”

苏璇:“你之前对我阴阳怪气不都是因为你喜欢我?既然你那时候就喜欢我,那找我这件事的优先级应该很高吧,而且你估计觉得我一个人在外面,肯定浪来浪去情人无数——”

秦枭侧过头。

他那双绿眸在逆光时暗沉了许多,仿佛被阴云遮蔽的绿林,过了几秒钟,却又渐渐浮现出笑意。

“嗯。”

秦枭微微颔首,“你都说对了。”

他停了一下,然后相当直白地承认道:“不过,不是优先级很高,而是最高——没有什么事比你重要,那时候我是这么想的。”

苏璇刚想吐槽,脑海中倏地灵光一闪,“那我猜,你没有立刻出来找我,其实还有另一重顾忌,一是因为最初你不确定你心里的想法,二是你不知道怎么和我相处吧。”

那时他未必能完全确定喜欢她,而且脾气还烂得要死,一旦他们见面——

他当然还可以像以前一样与她吵架互怼,因为她玩仿生人或者睡真人或者在街上和谁眉来眼去而生气。

但若是那样的话,他俩吵完又要分道扬镳,她也不会忍受很多次,最多一两次就得拂袖而去。

如果他要强留她?

那到最后说不定朋友都做不成了。

所以这对他来说也很纠结,他可能干脆就暂时放到一边,专注解决眼前的麻烦了。

毕竟那时候他身处圣域,周围有一大堆主君,那也不是什么高枕无忧的环境。

秦枭再次点头,毫不吝啬对她的肯定,“满分。所以我觉得你还是很了解我的。”

苏璇看了他一眼,“如果你认为这就意味着——”

秦枭:“而你和斯通决斗,一战扬名之后,你决定在战争来临前享受生活。”

苏璇欲言又止。

好像也没错。

秦枭:“在这期间,你抓住机会接触了曾经让你感兴趣的人,你杀了他的一个仇人,还和他一起杀了另一个仇人,然后你发现你们俩不太可能有未来——”

苏璇打断了他,“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知道他过去的事。”

秦枭淡淡地说。

邵虹的过去并不是秘密,毕竟曾经是名动一时的通缉犯,尽管死的都是金盆洗手的星盗,但那些血腥可怖的场景依然让他出名了。

而且一般人也不知道那些死者的身份,不知道他们做过什么事。

更何况秦枭还看过邵虹的记忆,不管看了多少,结合这些曾经的热点新闻,也能大致明白这人的情况。

秦枭:“我猜他的经历对他有些影响,让你们无法建立长久的稳定的关系。”

他并没有使用疯子或者神经病之类的词。

秦枭:“你本来就不会强迫别人,你也很清楚那样的结果也不是你想要的,更何况你对他的在意也是有限的。”

苏璇耸了耸肩。

当然是有限的。

如果她真爱到不可自拔,也不可能很快走出来,而且当时那种程度或许还称不上爱。

秦枭:“我猜你后面的经历也相差不多,享乐,变强,做自己喜欢的事,不过你和各方势力有些牵扯,就难免卷入一些事当中——但大多数时候你也乐在其中,毕竟你总能遇到对你来说有意思的人。”

他说到最后似乎有那么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了。

苏璇想了想他说的话,心里忽然涌起几分怪异的感觉。

苏璇:“好吧,让我修改一下措辞,我们对彼此的了解是有限的。”

秦枭:“如果有限意味着百分之百以下的任何程度,那你确实可以这么说。”

苏璇嗤笑一声,试探着说道:“认真的?你觉得这样就已经能称得上接近百分百了?”

秦枭:“你认为还有什么?”

苏璇微笑起来,“比如我自己。在我们见面之前,你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吗?”

“嗯。”

秦枭也扬起唇角,“你在农场长大,直至你父母车祸身亡,你搬到城市里上学,几年后你被车撞死了,因为在那之前先知选中了你,所以你来到这个宇宙。”

他好整以暇地看过来,绿眸里再次荡漾起笑意,“你就想说这个吗?”

苏璇:“……”

怪不得他之前说什么战争开始之前,所以他其实知道自己的来历,也知道自己能一定程度上预测未来。

苏璇:“教团的人告诉你的?”

“他们只告诉我一部分。”

秦枭伸出手,“要看吗?”

这只是习惯性邀请的动作。

对他们而言肢体接触已经不是共享记忆的必要条件,一个对视都足够交换信息了。

然而苏璇也下意识地伸出了手。

他们的手指还未互相触碰,她也并未看到秦枭想展示的记忆,但在她抬起胳膊的一瞬间——

过去的许多画面如同洪水般淹没而来。

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些充满了吵闹和纷争的合作时间。

某种意义上他们确实也曾经相当熟稔。

甚至有些时候熟到了堪称亲密的状态。

皮肤肢体的接触早都已经不在话下。

在短暂的失神之后,她才看到了秦枭想要展现的记忆。

他从神教那里得到的信息相当有限,大使者们对先知的事知之甚少,唯有使徒们明白真相,然而除了米嘉之外,没人愿意理他。

如果他想用武力强迫他们,就得做好几个星系乃至星域灰飞烟灭的准备——至少对于那时候的他来说,他没有把握让这种战斗不伤及无辜。

更何况就算是赢了,人家也未必能说出来。

最终只有米嘉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说了一句,“上任先知已经离开这个宇宙了,如果你想知道苏璇的过去,你也可以去问问它。”

它。

不用多问,秦枭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比起寻找融合主君力量的人,寻找一个和主君彻底合二为一的人,似乎更加渺茫。

在帝国的运转稳定、魔人基本上被清理干净之后,秦枭初步与整个宇宙的规则建立起联系,他就不再担心自己跑出去几分钟回来过了几十年的可能性。

——彼时即使身处异世他也能感受到这边的时间流动,如果差得太多可以及时返回或者进行调整。

然后他就直接出远门了。

他的本意是找到她,如果找不到,那就顺便宰掉更多的魔人主君,尤其是正在向他所掌控的宇宙靠近的那些。

秦枭进入过各种各样的位面。

在那些地方,主君的存在形态都会因为规则而改变。

虽然他的旅程看似更丰富,但他的经历其实也很单调,除了干掉主君夺走元能,也就没有其他的事了。

他一直在重复这个过程,就像她一直在黑洞宇宙里受苦一样。

唯一的区别是他和帝国所在的宇宙之间联系更紧密,皇宫就如同他建立的传送点,他可以随时回来。

苏璇:“…………”

大爷的。

当她继续往下看的时候,她惊讶地发现秦枭运气还不错,真让他撞到了先知。

或者说是吞噬掉先知的那个魔人主君。

它们已然是一体的,正位于某个由点和线构成的奇特二元世界里,原先有些不可名状的主君也变成了一坨无害的色块。

秦枭得到了先知的部分记忆,主君趁机跑掉了。

苏璇:“?”

先知拥有多个体系的能量,这让它在魔人主君当中也有些独特,然而秦枭能撞大运遇到它还是很不容易的。

相比之下自己好像就十分脸黑了。

不过如果单论收益的话,秦枭一直在回收元能,她却拿到了另一种本源力量,所以算起来还是她赚了。

然后苏璇又意识到另一件事——

秦枭得到了先知的记忆,等同于也得到了她的记忆。

先知将她选中的时候,自然也查看了她的生平。

当然,先知不会对每个细节都感兴趣,但大致上他确实是相当了解她了。

苏璇依然沉浸在秦枭的记忆里,以她现在的精神力,不会完全被对方的记忆信息所影响,依然还能独立思考。

不过,她也感到了一阵相当强烈的、几乎是有些恶意的嫉妒,那种情绪过于尖锐鲜明,几乎让人啼笑皆非。

秦枭在嫉妒先知。

因为他先认识了过去的苏璇。

那个昏暗安静的停车场,酷暑的燥热晚风吹拂而过。

纤瘦的黑发少女推着购物车,车里的酒瓶映着路灯微弱的光芒一闪一闪。

当她以为推车发出的声音惊扰了别人时,立刻满脸尴尬地道歉。

——这是自己和先知初遇的场景。

苏璇意识到秦枭将这段画面在记忆里反复观看过无数遍,就像他也曾多次回忆他们俩之间的初见一样。

等等。

苏璇正沉没在记忆世界当中,秦枭几乎将一切都向她开放了。

大多数时候她不是很有兴趣去看别人在想什么,如果她那么做了通常只是为了节省时间和精力。

现在她有个疑问。

然后她迅速找到了答案。

数年前,她和判官交手之后第一次见识到魔骨武器,然后随口询问秦枭关于那是什么。

秦枭当时回答的是他也不清楚,只知道需要用特殊的材料——但实际上他第一眼就看出判官的武器究竟是由什么制作的。

而以他对元能的掌控程度,他很快也就琢磨出来,如何将魔化骨骼抽离身体后制作成不会消散的武器。

他并没有告诉她。

苏璇并不觉得奇怪,因为他以前给她送东西也是毫无征兆的,他很少会问她要与不要。

“如果你不喜欢就丢掉。”

头顶忽然传来低沉的男声。

苏璇退出了记忆世界,“嗯?那倒也不至于。”

秦枭低头看着她。

他显然也知道她刚刚翻看了哪一段记忆,“所以你是喜欢吗?”

他微微垂眸,过分纤长的睫羽轻轻颤抖着,虹膜在阳光里仿佛初春凝冰的湖面,冰层正在渐渐消融,露出一抹藏匿的绿意。

“我觉得它们很漂亮。”

苏璇看到自己的倒影在那抹绿色里浮现,“但你知道我不擅长用刀。”

“不。那只是我的标准太高了。”

秦枭淡淡地说,“其实你很多事都做得很好。”

苏璇哼了一声,“那句话怎么说的,迟来的表扬比草贱。”

秦枭:“…………那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吧,而且我不是在表扬你,实事求是而已。”

他居然也学会这一套了。

苏璇不由有些好笑,“你为什么给刀起名亚当?因为你用了肋骨?”

秦枭点了点头,“一时想不到别的典故了。”

苏璇:“你看看,这就是读书少的坏处——不对,你根本没怎么读吧,可能就跟过几节认字的网课吧,所以你差不多只是刚刚脱离文盲状态而已?那你一定是我的爱慕者里学历最低的那个。”

秦枭默然。

苏璇本来以为他正在酝酿下一波还击,没想到他认真地思索了片刻,“我好像没什么可说的,因为我只喜欢过一个人,所以也无从比较了。”

黑发青年微微低头,用另一只手弹在她的额前,“我爱慕的人好像很完美,她性格有趣,能力很强,学历好像也很高——”

苏璇:“?”

对于刚读了一年大学就中道崩殂的人来说,很高这两个字其实不太靠谱。

苏璇无语地看着他。

秦枭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所以好像是我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