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第190章(1 / 1)

星际第一火葬场 叶猗 1982 字 4个月前

苏璇:“……”

苏璇不由刮目相看。

苏璇:“我先说好, 我可什么都没答应你。”

秦枭不以为意,“我也没让你答应什么吧。”

苏璇坐到一边玩光脑去了。

她摆出一副请勿打扰的样子,本来以为秦枭可能会去处理点别的事。

然而旁边的黑发青年一动不动, 过了几秒钟反倒是走过来,坐到了长椅的另一边。

长椅在花园边缘区域,被一片高处投落的荫影遮蔽,上方就是枝繁叶茂的雪玉树树冠。

这种珍稀的异植极难养活, 偏偏除了观赏又无其他作用。

苏璇仰起头,看着那些白茫茫的叶片和玉骨似的枝桠,在阳光里笼罩着一层朦胧的七彩霞晕。

“……我在群星宫也见过这种树,不过欢庆之殿的穹顶总是夜晚,晚上看雪玉树并不如在阳光里看着漂亮。”

她保持着仰头的姿势说道,“不过他的花园更像是为了彰显财富地位, 好不好看反而是其次了。”

长椅的空间足以容纳三个成年人,他们一人坐了一边, 哪怕没有刻意靠边,中间仍有空余。

秦枭微微侧过身,一肘压在椅背上,手撑在脸边,“我可以让这里永远都沐浴阳光。”

苏璇也侧过身, 故意和他做了同样的姿势,“哦, 我也可以。”

秦枭:“……”

他倒是丝毫没有被嘲讽的不忿, 反而认认真真地看了她几眼, 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 但给人感觉好像还挺高兴的。

苏璇:“?”

苏璇低头看光脑去了。

在事发数小时之后, 苏璇得知了倪瓦纳星风波的后续。

关于不朽舰队大摇大摆地降临了撒狄, 几乎遮住了整个城市的天空,除了正在睡大觉的人之外,当地的居民和游客们全都见证了这一幕。

甚至在事发的最初阶段,还有许多人误认为是星盗入侵,火急火燎地向附近驻军的空堡发送了求助信息。

然后那些战船就在城市里穿梭而过,为首的血赚号还是皇帝本人的座驾。

那艘船出自瑰石集团旗下的公司,制造商专门派出一个团队为他量身打造,在黑山鹫船模基础上进行了二次设计,因此骨架形状只有六分相似。

时至今日,哪怕无数人愿意为之一掷千金,但厂家也没再推出过一模一样的款式,导致那艘船整个宇宙独一无二,颇有辨识度。

——当然也是对于熟悉飞船的人来说的,若是对飞船一无所知或是一知半解,那尺寸相近的穿梭舰们恐怕看着都是差不多的。

总而言之,撒狄的居民和游客里,有相当一部分行家认出了陛下的船。

众所周知皇帝的私人座驾就象征着他本人,他不会将自己的船借给别人去开,至少从没发生过这样的事。

当地的媒体也绘声绘色地报道了大批战舰突兀出现在撒狄的奇观,并且配了一大堆不朽舰队的高清大插图和短视频。

他们相当谨慎地没有发表任何主观上的猜测,只是用精致的语言赞美了那些威风凛凛的战船。

还有些人不遗余力地大肆夸奖舰队多数停留在外围,只有少数船舰进入了闹市区,而且没有引发任何交通事故或是造成任何损失。

这些言论也引起了一些争执,譬如从法律上说任何被定性为飞船的载具,都不能在城市里行驶,只有空港的指定区域供它们起落。

这是从联邦时代沿用至今的规定,但因此被罚款甚至被判坐牢也是从联邦时代就屡禁不止的。

只要非法进入城区就要罚款,只要造成损失就难免牢狱之灾——

所以那煊煊赫赫的舰队在城区里行驶,某种程度算是违法,除非城里有需要舰队去歼灭的敌对势力譬如某个星盗团伙。

然而也没有。

“所以就是特权呗。”

“笑死楼上看不惯就报警吧。”

“咋还不能说了?嘴上说人人平等,实际上怎么回事大家心里都清楚。”

“给我整笑了,什么时候帝国宣传人人平等了?你一拳干不碎一堵墙,五级异能者一拳扬了你整条街,你梦里的平等啊?”

“??帝国从来不标榜平等好吗,联邦确实一直人人平等挂嘴边哈,结果呢,首都星被炸得一干二净了,你要羡慕要不要送你去体验一下?”

“懂了懂了,拯救过宇宙的人有特权,这是可以说的吗?”

“可以说啊,人家就是有特权又咋样,你也可以拯救一次宇宙,然后把飞船开进城市里啊。”

类似这样的争论屡见不鲜,很多人一时气话发出来,很快又心惊胆战地删了。

但是还没等他们吵出个所以然,撒狄市政府的官博就贴出了一张巨额罚单,并且显示已经缴纳。

罚款缴纳者来源署名——

赫然是皇帝本人。

然后人们再次炸了。

“好家伙。”

“所以真的是本人去了撒狄??”

“他的船不是在水树街上面停了吗?所以他去那干嘛了?”

“水树街除了饭店就是夜店吧。”

“说除了饭店就是夜店的那个,水树街还有别的商铺啊。”

“啊对对对,还有别的商铺,所以你说他是去修车还是去买光脑啊?”

“……”

从法律上来说,飞船进城要罚款,数额根据飞船数量大小决定,没造成公共设施或是其他损失就不用坐牢,所以这事也确实了结了。

考虑到那确实是相当大的一笔钱,并没有因为付款者身份特殊就打折扣,所以某些叫嚣的言论也瞬间偃旗息鼓了。

他们本来也不敢逮着骂,说了半天都不敢提到某些关键字,事已至此若是还纠缠,封号是小事,晚上就去坐牢都有可能。

寻常的公众人物要是犯了错哪怕交了罚款也可能被逮着骂,然而这位公众人物从任何一个方面说都不太寻常。

只是数年来,帝国从皇帝本人到其他那些位高权重的官员将帅,似乎都不怎么介意被吐槽——指名道姓辱骂造谣这种涉及侵权的言论除外。

然而即使是普通公民在网上被人身攻击,始作俑者依然要付出代价,所以从这一点上也没区别。

至于造谣污蔑等言论——

数年前有人表示自家和韩豫有婚约,并且在公众平台上这样宣称,很快换来了韩豫一句“法庭见”,然后没几天双方果然对簿公堂。

元帅阁下丝毫不要面子,情真意切地控诉他们造成了自己的名誉损失,关于他明明是个清白的单身人士,却要背上这种污名,以及被告在网上的发言或许会影响他日后的生活,譬如假若人人都觉得他是个订婚人士,那他日后的恋爱之路必然也会十分坎坷等等。

据说当时陪审团都十分感动,恨不得直接将造谣的判个斩立决。

苏璇直接笑了。

苏璇:“哈,说得好像他还真能有精力恋爱一样。”

秦枭这才侧过头扫了一眼投影窗口里的新闻。

他没有里面的字句,但也并不需要认真看了,因为某位元帅出庭的照片就在正中间摆着。

秦枭:“你很在意他有没有和人恋爱吗?”

苏璇头也不抬,“是啊,我其实很期待他和什么人恋爱来着,因为我知道他一定会搞砸。”

等等,从这个角度要不还是算了,总觉得不管他和谁在一起,他都会连累那个人。

网上的争论渐渐消失了,剩下的只有一些漫无边际的猜测。

苏璇翻动着页面,发现并没有人跳出来证实任何事。

譬如会所里的员工和其他客人们,所有亲眼见过秦枭的人,都对这件事讳莫如深。

或许是他们直面了那种死亡般的压迫感,没有人再敢胡乱开口了。

然后她翻到了一些关于自己的消息。

来自那个直播视频的截图,主播拍到的画面里,某个黑发黑眼的少女搂着红毛仿生人淡定路过现场。

有人截出来对比了一下,发现这张脸和伊甸亲王的匹配率是99%。

所以要么这个人的脸是照着亲王殿下整容的,要么这俩干脆就是一个人。

本来相比起不朽舰队在撒狄出没的消息,这件事就不算什么了。

然而问题是这两件事发生顺序一前一后,前后相差不过一两个小时,所以还真的渐渐有人将两件事联系起来。

只是没人敢光明正大提到皇帝。

苏璇:“我觉得我这张照得不够好看,只拍出我颜值的六七分程度。”

她一边说还一边将那个窗口拖到高处,“你觉得呢?”

秦枭看了一眼,“要不你再回去,把那个主播也喊过去,重新拍一次,记得找好角度。”

苏璇笑了起来,“也是一种方法。”

然后秦枭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觉得拍照永远不如你真人。”

苏璇:“啧,你一定看了不少书吧。”

秦枭:“?”

苏璇:“让我来猜猜书名格式是不是《××教你说人话》这样的?”

秦枭微微摇头,“不,我报了一个中小学生口才培训网课。”

苏璇眨眨眼:“真的?”

秦枭平静地看着她,绿眸里再次闪烁起熟悉的嘲讽意味,“‘真的’?这就是你的反应吗?你的智商不够你判断这是真的假的?”

苏璇其实很熟悉这种眼神和语气。

然而这次对方的眼里和话里都有几分笑意,这又让她觉得有点陌生了。

苏璇白了他一眼,“那是你自己说的,我在试着相信你,所以才没有一开始就认定你在胡扯八道。”

说着停顿了一下,倾身凑近过去,伸手戳了戳对方的胸口,“从今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当你在扯淡。”

她的手指特意避过外套的翻领,指尖直接按在衬衣上,然后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触及到轮廓分明、坚实鼓胀的胸肌。

因为元能,他们在正常状态下|体温相似,没了温差影响触觉,指尖感受到的形状仿佛就越发清楚了。

苏璇又戳了一下。

秦枭抬手攥住了胸口晃来晃去的手,“也行,那我以后都说反话。”

面前的少女手指纤细、骨节漂亮,仿佛春日绽放的花枝,白皙的皮肤光洁滑嫩,感受不到半点伤茧。

她算是四肢纤长的类型,手脚都生得比例匀称,但这都是相较身高而言的。

他就可以轻轻松松将那细瘦有力的五指按在掌心,甚至握住对方整只手。

秦枭垂眸看着她。

他掌中是光滑白嫩的肌肤,跃动的血管和单薄的肌肉,还有每一块精巧的骨节。

——这些几乎都是被毁灭过无数次,然后由元能重构而成的。

因此这只手也可以轻轻松松摧毁这个宇宙里的一切事物和生命。

他大概是极少数知道这件事却又丝毫不在乎的人。

“好啊。”

苏璇被人抓住也满脸无所谓,“说来听听。”

秦枭深深看了她一眼,“在和你见面之前,我每一天都过得很开心,从没有时时刻刻想着你。”

苏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