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穿进原著变成猫(48)(1 / 1)

穿进原著变成猫(48)喵喵喵喵喵

从弘树那里听到赤井秀一知道我们正在搞一只假猫做掩饰的时候, 我心里面并没有太多的惊讶。

说到底,上次一别,我留下太多破绽。若非是松田阵平他们对我的能力有过高的预估, 我估计已经被重点怀疑起来了。

我唯一有底气的就是——在这个科幻世界里面,哪怕再怎么反牛顿定律,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出现过任何玄幻设定。虽然怪盗基德的世界观有带一些非常识能解释的现象,但青山老贼说了, 名侦探柯南这个世界不会融入怪盗基德的世界观。毕竟玄幻要素是不符合侦探应该遵守的准则的。

我和弘树再要了一些新药。

弘树从来不拒绝我,这次也一样,只是他会犹豫。毕竟他备给我的药已经超过两天的量,那些都被我吃了。

弘树告诉我,灰原和他说,这药多吃的话, 抗药性会增强,可能以后再吃就没有作用了。

我知道。

“现在药还在研发过程中, 副作用也完全没有显现,大量地食用,也许会有很大的风险。”

见我点头,弘树就不再说什么了。他带着我到灰原哀的研究室,里面放置着一些她个人使用过的实验用具和工具。

我还在抽屉里面看到了一把枪。

这里的枪支管制真的做得不到位, 居然在未成年在地方放危险物品,出于好奇心, 我掂量了一下——发现这是把假的。这把枪除了材质之外, 基本与真枪没有什么区别。以前在警校时期, 诸伏景光教过我怎么开枪, 因此我还记得那真枪的实感, 主要摸一下就能判断出真假。

“我之后要去隔壁一趟, 这个可以借用一下吗?”

“灰原私人用品都会上锁,这放在公共场合,应该是允许其他人用的。哥哥,你可以用。”

我把枪放在口袋里面。

“虽然你可能知道,但我还是想说,隔壁名叫冲矢昴的研究生其实是真名为赤井秀一的FBI探员。不能说是坏人,但他身上也有枪。”

弘树是担心我和他发生争执,我拿出假枪之后,赤井秀一应激取出真枪,对我不利。

“我还不至于与专业人员对打。”

我几斤几两再清楚不过了,路上遇到小混混都得三十六计,跑为上计。

“我有些事情要和他说。”

关于朗姆的事情,他进行得怎么样。上次我给了那么明显的提示,重组罗马字后可以拼成一个人名,那么很直接的,只要对他们遇到的人的名字一一排查,很快就知道了在他们周围,有个叫做胁田兼则的人名刚好对应到【Time is money】的日译。

我认为现在应该是尽快处理这件事,朗姆篇结束,我的状态应该就可以稳定了,也不用为自己随时都可能变回猫而提心吊胆。

“好。”

弘树飞快地应下来。

“那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我探清楚赤井秀一的意图,如果他没有意愿快速推进调查逮捕朗姆的话,我就没必要把他加入计划里面。

我找他的原因很简单,也是看中他在名侦探柯南这部动画里面的人设——可以摧毁黑衣组织的“银色子弹”。单靠这个人设,就可以增加成功率和存活率。

按响门铃的时候,对讲机也传来了声音,就像是他早就在屋子里面等着一样。

“门没锁,请进。”

工藤家的屋子陈设还是和七年前发生了很多变化,屋内的采光设计让整个屋子比过去更加明亮开敞。赤井秀一就站在门后面,我推开的时候,愣了一下,因为赤井秀一并不是冲矢昴的装扮,而是他原来的样子,黑发碧眼,比起冲矢昴温和的风度,他的原貌要凌厉冷冽得多。

“你看起来不惊讶。”

我有愣了一下。

我在心里补充道。

因为没想到赤井秀一真人比动画给人的感官更加强烈,这大概就是因为面前的是活生生的真人,实实在在的有血有肉。看到活物与看照片果然是不一样的。

“声音不同了,自然会想到门后的人也不同。”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赤井秀一当我是个傻子。

“你跟我说那句‘你看起来不惊讶’就已经暴露你的身份了,赤井先生。”我说道。

这句话的心理是他认为我会惊讶,结果我没有。什么情况下我会觉得惊讶?认为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紧接着门后出现一个自己不认识的陌生人是一件值得惊讶的事情吗?并不会的。就像是到朋友家做客,对讲机出现了他爸爸的声音,又或者是钟点工的声音,总而言之不清楚不认识,打开门之后看到声音本人,一般情况下谁会为此感到惊讶。

也就是说,会惊讶,只能是因为本以为是会等到自己认识的人,结果出现其他人。这才会让人觉得惊讶。因此赤井秀一理所应当地认为我在这里见到的是冲矢昴的脸,而不是他这张脸。

那么反推过去,冲矢昴就是赤井秀一。

人用词造句方面总是带着潜意识的偏向。不过赤井秀一不至于要犯低级的错误。

“你有所懈怠了。”

要是我是真酒,他的身份根本瞒不住。

冲矢昴给我让了一条路,让我先去客厅。他边走边说:“你对我很了解?”

“哦,我对你不太熟。”

仅仅只是知道他的家庭背景,恋爱史,工作经历,交友情况,兴趣爱好,年龄身高体重,爱好专长而已。

话音刚落,我又问道:“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

“难道不是你找我的吗?”

“你觉得你没话要和我讲的话,那我先走了。”我脚步掉个弯就打算走了,“我时间有限,就不在这里和你废话了。”

赤井秀一能说的事情太多了。

第一关于之前提过的朗姆。

第二关于他想知道其他的情报。

第三关于我在酒店凭空消失的情况。

第四关于毛利先生的衣服为什么那天在我身上。

第五关于我与拿破仑短脚猫的关系,为什么我不会和猫同时出现,为什么弘树要刻意制造猫出现的假象。

这么多问题。他可以试探问询,却不打算直白地说的话,我们大概会花很多时间虚与委蛇。

“看不出来你是急性子。”

我不仅是急性子,还是暴脾气,很容易生气。

“昨天你和朋友聚会,对吗?”赤井秀一没明知故问,直接说道,“我看到了。你一个人坐在公园外的长椅上吹风。”

我古怪地看着他。

“我还和你搭话了,不知道你记不记得?”

我从洗手间出来之后就断片了,甚至后面说弘树跟我们视频聊天的时候,我也没有印象。

见我在思索,赤井秀一去给我泡了一杯红茶,好准备了闪电泡芙。这可不像是他会吃的东西。赤井秀一很快就说道:“我打算给隔壁家的孩子们吃的糕点。”

“不用。”

吃人嘴软,拿人手软。

我是不会轻易接受的。

“我们会谈一段时间,茶点配茶会更容易集中精神。”赤井秀一把模样精致的闪电泡芙往我的方向送了送。

我低头看了一眼。

看起来好好吃。

我扫了一眼闪电泡芙的包装盒,记下了店名,脸上平静地说道:“不用了,我也不觉得我们会说很久。”

“我对你有很多问题。”

“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朗姆是惠比寿寿司店的师傅的?那你知道他在那里,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我靠坐在沙发椅背上,说道:“他的目的很简单——工藤新一。他怀疑工藤新一并没有死。”

事实上从正常逻辑上看,这确实是很有说服力的推论。假设工藤新一真的死了,为什么没有给他举行葬礼。就算他的家人并不知道他死了,那也应该立失踪案,并且在日本长居找人,除非他们两个是非常心大,根本不会像普通父母那样会关心自己的子女。但是这都没有。

家里人动静太小,这就很可疑了。

“那你怎么觉得呢?”

“他没死。”我笃定地说着他也知道的事实,“你也知道不是吗?你知道灰原哀在做什么药,工藤新一是什么情况?甚至你也怀疑,我也是同样的情况,难道不是吗?”

毕竟我和灰原哀拿药,怎么看都像是有问题。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样的联想,有什么样的结论。

“那——”赤井秀一顿了顿,碧色的眼瞳闪过电光石火的尖锐,“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是黑衣组织过来下套的Kvass,还是官方卧底,你是谁?”

赤井秀一毫不隐瞒自己在那次分开之后调查过我的身份,发现我曾经在皮斯科资助的研究所里面工作过一段长时间,后来自称去美国出差,结果彻底人间蒸发。通过一些渠道,他还知道我和琴酒接触过。

他说的内容都是真的,但却很笼统,真切到细节的部分几乎略过,这根本就是在开玩笑一样地套话。

不过他这些话提醒了我。

他能这么做出猜测,难道降谷零做不出来吗?那次我还是猫偷听他和松田阵平的对话时,降谷零只字不提我与他卧底着的组织的成员有过一些联系的事情。

降谷零和诸伏景光他们两个人怎么想呢?也怀疑过我是黑衣组织里面有酒名代号的人吗?

我原以为高山和鸟居他们做的事情不过是误导了漫画论坛罢了,但既然他们在现实中确实做了相对应的举动,必然也是会影响到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的想法。

赤井秀一的想法就是他们可能会有的想法,因此,降谷零才会刻意避开相关的话题。

我看向赤井秀一,坚定地说道:“我不是你说的组织的成员。”

赤井秀一看着我。

“我不信。”

不信又如何?

我也不指望一张嘴能说明白七年间的事情。

更何况——

“是吗?但是你的眼睛却告诉,你相信我。”我看着赤井秀一的眼睛,笑了笑,说道,“你的眼睛似乎不会对我说谎。”

赤井秀一的眼瞳闪了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