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第 79 章(1 / 1)

衹王79

有栖川桥仔细斟酌了一下这个见面的地点, 不能太过于偏僻,不然天白和泠呀的战斗一触即发,这难免会给「夏油杰」以可乘之机, 也可能会顾及不到虎杖悠仁和吉野顺平。

最好是选在一个有普通人的地方,天白和泠呀本质上都不是会主动牵连无辜的人设,投鼠忌器,他们就有充分的理由保持一个相对的和平。

但也不能太过繁华, 虽然不会打得多么激烈, 但是实力的展示依然是必要的。祗王泠呀从他们落脚的公寓走出来,看着这个冷清的街道,一下就有了灵感。

这里住着许多需要通勤的上班族, 工作日的今天, 不正是最合适的见面地点吗?

有栖川桥当然不会直接选在这个祗王泠呀落脚的地方,而是调出地图在城市的另一端寻找到了一个类似的区域, 还未到正常打工人的下班时间, 这种只租不卖的公寓区里冷清得仿佛没有人生活一样。

乌云在天空上凝聚了起来,午后刺眼的太阳被遮住, 环境一下子就阴沉了起来, 一点微风逐渐变大,绿叶被带下了树枝, 颇有种山雨欲来的气势。

夏末的天气已经有了些发凉的征兆, 看这天气的架势, 晚间怕是会下起雨来。

祗王泠呀先一步进入区域内, 因为乌云而暗下来环境中, 他的银色的西装亮眼极了, 和这个冷清的小区格格不入。

「夏油杰」今天也没有穿他的袈裟, 真人午时在陀艮生的领域的玩闹浇了「夏油杰」一个透心凉, 他不得不换掉了那身打眼的服装。

西装和「夏油杰」意外的合适,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他并没有系领带,衬衣扣子也松着两颗,露着他的锁骨。

不过相同的是,祗王泠呀和「夏油杰」的西装款式,都带着几分复古的味道。

哀乐姬无声地出现在两人身侧,十数厘米的高跟鞋和地面接触却没有发出一点动静,她冲着泠呀所在的位置俯首,声音丝滑,“泠呀大人,衹王的那位总帅要到了。”

“真敏感啊,我还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呢。”「夏油杰」赞叹了一句,也不知是在说衹王天白还是在赞叹哀乐姬,“泠呀桑,接下来怎么做,要直接找过去吗?”

祗王泠呀放开咒力感应,不过不是为了感应衹王天白,而是为了感应这个范围内的普通人。

普通人的身上都是带着些咒力的,毫无咒力反应的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就是纯粹的天与咒缚,那也是有栖川桥一直想要补充进自己剧本里的角色。

只是太难找了,明明系统资料里现世这个世界上应该存在这样的人的,但他却一点线索也找不到。禅院真希的天与咒缚并不完整,她的身上是有咒力的,所以并不是有栖川桥选择的第一目标。

完全的天与咒缚简直就像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一样。

不过“命运之外”的人如果那么容易被找到的话,也就无法体现出其价值了,有栖川桥表示理解。

一点点微弱的咒力反应能够让泠呀快速把普通人定位出来——这个位置不错,前后的楼中都没有什么人在。

那就选在这里吧。

他没有回答「夏油杰」的话,而是反倒是哀乐姬主动开口,“衹王那位总帅的能力强大,我不敢跟得太紧,可即使如此,我还是觉得,那位总帅说不定已经察觉到了我的能力。”

“你本来就瞒不过他,只是被发现也无所谓而已。”祗王泠呀相当有信心,提起对方的时候阴暗天气下的眉眼都灵动了起来,“因为即使知道有蹊跷,他还是会来的——就是因为有蹊跷,所以他才非来不可。”

他说着抬手一打响指。

【技能卡「祗王夕月的神之结界」已使用】

和普通的结界卡不同,这种结界更近似于一种生得领域。

咒力祗王泠呀的脚下蔓延开来,原本吹起的风就像是突然被凝固了一样,明明还在夏日的时间范畴中,「夏油杰」却明显感觉自己的呼吸间充斥起了明显雾感,周身的气温骤降。

泠呀把自己的咒力混入技能卡中,制造出了一种专属于自己的生得领域的既视感。和完全体的领域不同,这种生得领域更像是一种未完成的领域,就像是伏黑惠制造的影子世界,环境的表现大于能力的表现。

当然,在祗王泠呀用结界改变周围环境的时候,「夏油杰」没有降低对对方的评价,也并不认为泠呀只开生得领域是因为他无法开启完全的领域。

冰冷的环境笼罩了整片区域,旁边的绿化从上已经结满了冰霜,泠呀挥手,哀乐姬退到他身后。

就在伪·生得领域完全落下之前,泠呀眼睛一亮,强大到让人无法忽视的咒力源从远处快速靠近。领域之中,天空被染出赤霞,翻滚的云中,一条巨大的红龙从高处俯冲而下。

咒灵?

「夏油杰」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这个红龙和曾经被驯服的一级咒灵虹龙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不对,这个东西更像是由完全的咒力组成。

像是某种攻击一样,「夏油杰」很明显感觉到这个东西是冲着他们来的,但祗王泠呀却一点躲避的意思都没有,仿佛有恃无恐。

祗王泠呀不动,「夏油杰」当然不会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他今天只是来“看”而已,即使衹王天白的情况真如他所想,他也绝不可能在今天这个地方动手。

能够筹备千年,「夏油杰」从来不缺耐心。

那条红龙冲击的对象确实不是他们,这个东西更像是承载了一种传送的作用,炽热的红光灼烧着周围寒冷的空气,结霜的地面被清出一片空地,冷热交接形成的雾气给出现的人添上了几分神秘的味道。

衹王天白往前踏了一步,黑色的西装在白色的雾气中尤为明显,眼镜的镜片却好像没有受到环境的影响,一点冷热交接的异常都没有出现。

“好久不见了,天白。”泠呀少有的诚心一笑,呈现出了和他平日完全不同的感觉,像是见到了期待已久的人,整个人反而放松了下来。

而他身后的人在看到衹王天白的瞬间脸色大变。

饶是「夏油杰」这样能够稳得住的人,都出现了一瞬间的气息变化。

背对着他的祗王泠呀没有看到具体的表情,但衹王天白和「夏油杰」视线接触的不到一秒钟内,敏锐的反应力让他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夏油杰」那样的眼神,对“衹王天白”这张脸带有明显的指向性,仿佛——

“嘶——好冷,这个时节应该这么冷的吗?”不等猜测继续,在天白身后一起被带来的虎杖悠仁搓了下自己的手,感叹了一下这异常的环境状况。

和他并肩的吉野顺平呼出一口雾气,即使是高专特殊的衣物也遮挡不住这由咒力组成的寒意,“不,悠仁,这大概不是自然天气吧。”

「夏油杰」只凭声音就马上认出了虎杖悠仁的身份,他们身上的高□□服让他的脸色更加难看,眼皮几乎是不受控的跳动了两下。

一种由衷的后悔出现在他的心头,他不应该贪图衹王天白的可能性而在没有足够调查的情况下就跟上祗王泠呀的。

不想见到和不能见到的人混在一起,他现在只庆幸自己没有穿那一身太过于标志性的袈裟。

有栖川桥把他的反应记录在案。

从这家伙的表现来看——

哦吼,完蛋。这个人不会也认识衹王天白吧?

想到这种可能,他感觉一阵头痛,好不容易暂时摆脱了和两面宿傩的直接对话——即使是这样还要防着说不定可以和虎杖悠仁共视的诅咒之王。

然后现在随机挑选的冤种似乎也和衹王天白有某种相似的联系?

可是之前,祗王泠呀和「夏油杰」的接触中,对方明明表现出来的就是完全对“衹王家”、“衹王天白”这些名词一无所知的样子,那并不像是做假。

流年不利——这个词同时出现在了「夏油杰」和有栖川桥两个人的心头。

一时间,环境更加紧绷,好不容易制定好基本上稍微放松了一下的有栖川桥又马上谨慎了起来。

这些之前都没有出现过,但是现在都扎堆来认领天白的熟人们,就不能等他把那些数据都整理完了再挨个儿出现吗?

怎么步步都是坑?

他为什么还要给自己的马甲卡填坑?

有栖川桥:er的一声死掉了.jpg